小说介绍

萤幻戏法

风行小豹·步廷玄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2

门框猛得摔在墙上,又反抽了回去。而卧室门里,并也不是卧室。居然,又是一面墙!用大理石砖块稳稳地的砌合出的,严丝严丝合缝的墙。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墙呢,好好的的卧室~白哲觉得自己了不能够呼吸的节奏了。……“高茜,高茜,你俩在哪?在哪啊?“白哲基本上是用哭出的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墙呢,好好的卧室~白哲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了。。

《萤幻戏法》精选:

门框猛得摔在墙上,又反弹了回来。而卧室门里,并不是卧室。竟然,又是一面墙!用大理石砖块稳稳的砌合起来的,严丝合缝的墙。

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墙呢,好好的卧室~白哲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了。

……

“高茜,高茜,你俩在哪?在哪啊?“白哲几乎是用哭出来的声音冲着墙里喊道,用力的用手拍打着墙面,一起来的三个人,如今怎么要变成这个结果~白哲快没有力气了。

就在她快要倒下的时候,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立马又恢复了精神~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用手拨开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陈雅和高秋鑫两个人,从他俩中间穿了过去,高秋鑫木楞的看着白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白哲则是拉开了对面一间的卧室门,这间门内的场景是正常的!

这是白哲她自己的房间……同样也原本是殷丘没事的时候住的房间……

白哲跑到了的衣柜旁边的拉杆箱前,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的小夹层里拿出来了一本厚厚的书。

……

那是她爷爷留给她的书,而她爷爷,是一位风水师……

白哲迅速翻找着书里的内容,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什么有用的东西,高秋鑫被小盈拽着胳膊,一句话也不说的走了过来,而陈雅则是在门外照顾着已经昏厥过去的邢雪。

过了一会儿,她的手停留在了书的第八十六页上,上写:

物术契,原压介。遇水生,惧斗米之术。

这几句话白哲是看不懂,但是她能看懂图,因为下面用黑笔画的简笔画上,是一栋老旧的土胚房,而土胚房庭院里的大门敞开着,而大门里,是一堵墙。和现在门外对面卧室的情景一模一样!

白哲思考着这句话的用意,恍然她如梦初醒~

“这是什么?“高秋鑫从旁边一直看着,感到莫名其妙。

“没什么,我家里人是看风水的,这是留给我的书,当然我家里人也不光看风水~“白哲镇静得说。

小盈来了精神,撒开了抱着高秋鑫的手“什么什么?书上写的是什么?现在要怎么做?“

白哲没说话,只是跑到了客厅里,她现在不想和这个聒噪的女孩说话,要不是她让自己给华苓打电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小盈也追着跑了出来~

白哲抬头望向了天花板,小盈也望了过去~天花板中央,果然有一滩水,阴湿的痕迹正在往下滴着水珠……

白哲俯下身,耳朵贴在地板上,右手食指关节敲了敲地板。

“嗯~不是这里~“随后她又移动了一下位置,又敲了敲“也不是这里~“

差不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找到了!“白哲兴奋的叫道,旁边抱着邢雪的陈雅一脸茫然“找到什么了?还有,现在我们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陈雅已经麻木了,邢雪还没醒。

“别说话“白哲轻声道“我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哦~“陈雅麻木的应了一声~

白哲从厨房的橱子里,拿出来一个小锤子和一小碗生米,向着那块地板猛的一砸,地板下面好像是中空的!

“咚“得一声闷响~那一块地板被砸得四分五裂。地板里空空如也,白哲把生米撒了进去。

可是,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任何反应……

“奇怪,怎么会没有反应呢?“白哲疑惑的自言自语~

“是不是还需要这个?“小盈笑盈盈地拿着一个水瓶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白哲问道

小盈也和白哲刚才一样,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把瓶子里的液体倒进了地板里……

“等一等!你要做什么!别捣乱!“白哲怒吼道,她向前一步想要抓住小盈的手,不能再让这个傻姑娘干傻事了。可是,这一步,她踩空了。

她脚下的地板,也裂开了……紧接着,一块接着一块的地板以刚才砸开的那块地板为圆心,有规律的裂开了。而头顶上,天花板的水渍,突然变成了红色。

……是血!

白哲惊讶地看着,其余三个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盈傻傻得站在原地。

裂开的地板里,渐渐的浮现出一口红木棺材,棺材没有盖子,棺材口和地板一个水平面,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这栋楼上下楼的隔层仅有一米厚,而这口棺材,差不多已经超过两米高了,居然镶嵌在地板里,而棺材里面,躺着一具骷髅,那具骷髅蜷缩着身体,宛如只是一个正在熟睡的活人!

就在这时候,邢雪醒了过来,被眼前的场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她发现自己在陈雅怀里被抱着,也稍稍安心了些。陈雅发现邢雪醒了,苦笑了一下,看着她,邢雪也尴尬的笑了一下。

……

突然,邢雪笑着笑着就不笑了,眼睛越睁越圆,惊恐的抬起胳膊,用手指着一个方向!

这个举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小盈,白哲,陈雅和站在一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高秋鑫,都顺着邢雪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是窗台。

“没什么异常啊“高秋鑫心里想着……

可就在一瞬间,他猛然看到,窗台的窗户上,从楼外的玻璃处,最下方~

探出来一个小小的头颅,圆睁着眼睛,正在偷偷地窥视着这边。

看样子好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可,这可是28楼啊!她怎么可能在窗户外呢?紧接着,这颗小脑袋好像发现有人已经发现了她,急忙把头缩了回去。

……

一阵沉默过后,高秋鑫率先冲了过去,打开了窗户的玻璃,把头探了出去,可窗户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

“奇怪,上哪去了?“高秋鑫寻找着小女孩的踪迹。可身后的其余四个人突然惊声尖叫了起来,高秋鑫也立马转回了头……

头顶,天花板上那阴湿的血迹,像是打开的喷泉一样,股股地向地上淌着血,血水已经漠过了棺材里的睡骸,漠过了四个人的脚踝,最终,漠过了五个人的身体,充斥了整个房间……

白哲在血水里去开房门,可是,房门怎么拽也拽不开……

高秋鑫的视野还能看见的时候,向窗外瞥了一眼……

他看见,窗外,楼下的马路上,路灯已经没有了灯光,在这黑的不着边际的公路上,伫立着一栋小平房,小平房四处灯火璀璨。

那居然是用糖果拼接出来的粉红色小屋!而屋外站着两个人,一个小孩,一个成年女孩。纹丝不动得站在那里,望向了他这边。

这栋楼28楼之高,楼下的行人根本看不清楚脸。但是,高秋鑫分明看到,那小女孩的脸,如同电视机荧光屏幕一般清晰,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她就是刚才在窗户探头的那个小女孩,正在木楞地望着高秋鑫,随后,高秋鑫被淹没在血水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秋鑫被一声声呼唤叫醒“秋鑫,秋鑫,醒醒,醒醒,该起床了……“

高秋鑫微眯着双眼,慢慢地睁开了。

叫醒他的人是小盈……“我死了吗?“高秋鑫问道。

“说什么鬼话呢?“小盈说道“别这么晦气!“高秋鑫醒来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在自己家的床上,2902的卧室里,小盈正穿着睡衣坐在旁边……

“小盈,你,怎么回事?……大家不是都已经死了吗?~“高秋鑫连忙问道。

小盈愣愣得看着高秋鑫“秋鑫,你说什么梦话呢?什么大家?不就只是我们两个吗?“

高秋鑫疑惑得问道“什么?两个?陈雅和邢雪呢?“

小盈也疑惑的反问道“陈雅?邢雪?他们是谁啊?怎么莫名其妙的蹦出这两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啊?“

“陈雅,邢雪你不知道?咱俩一起上班的同事啊?还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我房间里?“高秋鑫有点着急了,小盈怎么会把他俩忘记呢?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吧!

“秋鑫,看来你是做噩梦了,来,喝点粥……“小盈从床边的桌子上端来一个小锅,而这口锅高秋鑫分外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从哪里见过了“这是我刚煲好的,纪念一下我们结婚五周年,给你煮的滋养汤……“高秋鑫更是惊讶了“什么?结婚?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可是小盈没有理睬他,只是拿起了汤勺,慢慢地揭开了锅盖。

高秋鑫往锅里看了一眼……

“啊!!!!“高秋鑫惨叫一声。锅里,赫然有着一颗头颅,已经被煮的稀烂了,但是依旧还是能看得出来,那是白哲!

……

高秋鑫猛然惊醒,是一场梦!他急忙坐起身来,环顾了一下四周。陈雅,邢雪,白哲,小盈,以及刚才失踪的那两个人,高茜和张乐,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都还没有醒。

而这栋房间里,哪里有什么血水,地板也安然无恙,更没有什么棺材和睡骸!

高秋鑫急忙望向了窗外!

窗外……光彩明媚~好像是一幅白天的场景。

不过,明媚的天空上,却是一轮明月挂在那里,明亮的刺眼,照耀着房间里的景物,电视机旁边,地上的落地镜里,隐隐地站着两个人。

那是华苓和殷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睡骸
睡骸
连载
风行小豹·步廷玄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书佳日记
书佳日记
“我叫刘书佳,这是我第一次写日记…
2022-01-15
布偶恋人
布偶恋人
汽车开在一条窄窄的小路上。孟龙…
2022-01-15
门外来客
门外来客
晚上十二点的农村,不像繁华的都市…
2022-01-15
多形实演
多形实演
……宁静的医院里,孟龙坐在办公室…
2022-01-15
萤幻戏法
萤幻戏法
门框猛得摔在墙上,又反抽了回去。…
2022-01-15
花棱木镜
花棱木镜
高秋鑫坐在那里,敢动了。镜子里,殷…
2022-01-15
破棺巧计
破棺巧计
高秋鑫回过头来,殷丘的骨架了骑在…
2022-01-15
迷雾重重
迷雾重重
“我是楼上2902的邻居,他们三个是…
2022-01-15
最新小说
更多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重生年代当神医
重生年代当神医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百年那得更百年
百年那得更百年
难说出
难说出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欢乐颂
欢乐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