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45、太后审问沈辞忧

辛夷阑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14

瑶华宫。紫熏炉飘缈而起的乳白色烟气氤氲在禧贵妃面前。此时此刻,她正半倚在太师椅上听着舞乐坊的歌女唱着小曲儿。秋喜贴着墙根入内,绕到了禧贵妃的身旁,俯耳道:“娘娘,御前有新的消息传来。”禧贵妃缓缓睁开眼睛美目,手一扬命歌女退下,才慵散道:“说吧,又怎么紫熏炉缥缈而起的乳白色烟气氤氲在禧贵妃面前。。

《45、太后审问沈辞忧》精选:

瑶华宫。

紫熏炉缥缈而起的乳白色烟气氤氲在禧贵妃面前。

此刻,她正半倚在太师椅上听着舞乐坊的歌姬唱着小曲儿。

秋喜贴着墙根入内,绕到了禧贵妃的身旁,附耳道:“娘娘,御前有新的消息传来。”

禧贵妃徐徐睁开美目,扬手命歌姬退下,才慵懒道:“说吧,又怎么了?”

“那日皇上在前朝以双马尾辫的形象示人惹了不少笑话,太后也因此事斥责了皇上不体面,皇上什么都没说只说是自己大意了。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秋喜嚼起舌根来越说越激动,“芝兰与奴婢说了,这双马尾的发式是沈辞忧给皇上绑出来的,诓骗皇上说如此可以杜绝病邪入侵,是指着要让皇上闹出笑话来呢!”

禧贵妃半笑着掩面问道:“可当真?”

“真着儿的。芝兰是咱们安插在朝阳宫的眼线,她亲耳听见的事,不会有假。”

“那她来给本宫说什么呀?”禧贵妃身体微微向椅背上一靠,轻描淡写道:“为着这事儿动怒的是太后又不是本宫,这风声再怎么吹,也不该吹到本宫这儿来。”

秋喜聪慧,旋即明白了禧贵妃的意思,便道:“娘娘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宫中的奴才闲暇时间也无事可做,说是非嚼舌根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爱好。

于是第二日晌午休息的时候,芷兰和仙寿宫的小宫女在宫门口闲聊之际,就恰巧被路过的青竹姑姑给听见了。

闻听了这样的消息,青竹姑姑连忙将此事禀报给了太后。

彼时,今日轮休的沈辞忧还不知道有一场暴风雨正在向她袭来。

【小坨坨,我好无聊,你那边儿有电脑吗?你给我放个电视剧,我就是看不到让我听个声音解闷也行呀~~】

沈辞忧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到。

【好啊,我平常上班都是戴着耳机看电视的,宿主要是喜欢我可以把耳机拔了开公放。】

过了片刻,沈辞忧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段十分熟悉的对话。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喽~】

【你好骚啊。】

沈辞忧满脸黑线,这系统怎么还会看这么考古的电视剧......

不过听了一会儿沈辞忧也就跟着上头了,听到觉得没意思的剧情还会让系统倍速播放快点跳过去。

正享受着悠闲的下午茶时光,忽而有一枚石子由菱窗外被丢了进来。

沈辞忧好奇瞥了一眼,见那石子下面似乎还压着一张字条。

她捡起字条展开来,一行有些潦草的字迹映入眼帘。

废了一番功夫,她才看清字条上面写的是什么。

‘今夜子时三刻,西御湖废亭相见。’

嗯?

这是什么玩意儿?

谁给她的字条?难不成是李墨白?

不应该啊,他要找自己,何必如此鬼鬼祟祟的?

沈辞忧下意识朝着菱窗外探了一眼,除了日常进进出出的宫女外,什么异样也没看到。

她索性也没有理会这张字条,将她揉成一团丢入了簸箕里,就继续听起了《回家的诱惑》。

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没过半刻钟,她庑房的门忽而被人推开。

闯入内的是一名脸生的内监,他身后跟了四名凶神恶煞的侍卫,瞧着就知道来者不善。

“太后召见你,和杂家走一趟吧。”

没等沈辞忧回话,内监朝着沈辞忧一挥手中净鞭,侍卫旋即上前便将她连拖带拽地押了出去。

一路入了仙寿宫,太后正坐在大殿的紫檀木凤座之上。

她礼佛,向来不佩华贵珠宝首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素净。

但她那双冒着火的眸子,却令人实在无法将她和‘慈祥’两个字联系起来。

“跪下。”

沈辞忧应声双膝砸地,肃声道:“奴婢沈辞忧叩见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太后身体微微前倾,眯着眼睛睨着她,“哀家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哀家是或者不是,明白吗?”

沈辞忧在太后两米八的气场面前,可怜的像是一只小鸡崽,只有点头的份儿。

“哀家问你,皇帝可是去过你的庑房,在你的床上睡过?”

“是.....可是那是......”

“放肆!”太后怒道:“哀家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多嘴一句,仔细哀家打烂你的嘴!”

【这死老太婆怎么这么凶?让我想想她是怎么死的......祝太后......嗯?卧槽?她这么火爆的脾气居然还能活到九十岁寿终正寝!?真是苍天无眼!】

“哀家再问你,皇帝可是带你去过观星台,看了一夜的星子?”

“是......”

“你癸水来的时候,皇帝可是挪了太医院大半的太医都去给你诊治,且还让内务府将宫中几乎所有的红枣、红糖、红枣一应滋补血气的食材都送去了你那儿?”

“是......”

“哼!”太后右手怒而拍案,语气陡然升高了八个度,“那么你在替皇帝诊病期间,给皇帝编了马尾辫,还诓骗皇帝说必须顶着那一头腌臜头发去上朝,才可以祛病除邪,故意让皇帝在御前丢脸,可也是事实?”

“啊这......马尾辫确实是奴婢编的不假,可奴婢的本意并非是要让皇上在御前丢脸呐!太后娘娘明鉴!”

“那你是什么意思?哀家活了这么多年了,头一回听说编个辫子就能治病,实在荒唐至极!你这婢子蛊惑皇帝,胡作非为,究竟意欲何为!?”

“太后,您误会奴婢了。奴婢只一心伺候皇上御前,旁的心思从未有过。”

“嘴倒是硬!来人,将她拖到庭院内杖责三十大板。哀家倒要看看,你的嘴能不能硬得过三寸的木板子!”

【我去?你这也不听我解释啊,那你叫我来干嘛?就是为了打我吗?那你直接叫人带了板子到宫女所打我一顿不就完事了,还非得走个流程?我都说了我跟你儿子没什么没什么,你是不是聋了听不懂人话!?】

太后一声令下,便有侍卫围拢上来要将她给拖出去。

原主身体孱弱,三十大板岂非要了性命?

要想脱困,就只有拿住太后的软肋!

可是她有什么软肋?

对了!史料记载,祝太后极其重视皇家血脉,李墨白在位四年未给她添个一儿半女,这件事一直都是她的心头憾事。

想到这,眼见侍卫已经要将自己拖出了正殿,沈辞忧为了保命嘴巴一秃噜,随口就喊道:

“太后打不得!奴婢......奴婢有喜了!”

她这一声嚎叫,吓得与她拉扯的侍卫登时松开了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连载
辛夷阑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100、毒杀
100、毒杀
当日晚些时候,刑部的人就钦差入宫…
2022-01-15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随着掌心一阵发热时,这枚蓝色的小…
2022-01-15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眼见得李墨白如此包庇,要将泼脏水…
2022-01-15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死了?偏偏自己下午才没见过她,她还…
2022-01-15
96、孙贵人暴毙
96、孙贵人暴毙
李墨白在静寂到掉根针都能有回音…
2022-01-15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那你算一算,朕有也没可能会不喜…
2022-01-15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昨日不明白怎地,沈辞忧心里总是会…
2022-01-15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在朝臣一片贺喜声中,李墨白有意无…
2022-01-15
92、反派的觉悟
92、反派的觉悟
瑶华宫西侧殿。“内务府的奴才是…
2022-01-15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宫里死了一个奴才也没人会追究责…
2022-01-15
最新小说
更多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重生年代当神医
重生年代当神医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百年那得更百年
百年那得更百年
难说出
难说出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欢乐颂
欢乐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