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27、解释不清了

辛夷阑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1

夜半的时候,琦儿匆忙来寻沈辞忧。原是这两日连绵几场阴雨导致气温骤降,佩儿被风寒所侵发了高烧。琦儿遇事没注意就只会哭,而佩儿此刻也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病成这样还不去找

《27、解释不清了》精选:

夜半的时候,琦儿匆忙来寻沈辞忧。

原是这两日连绵几场阴雨导致气温骤降,佩儿被风寒所侵发了高烧。

琦儿遇事没注意就只会哭,而佩儿此刻也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

“病成这样还不去找太医?”

“咱们这些下等宫人得了病哪里会有太医来给医治呢?再说这三更半夜的,太医院留侍的太医那都是伺候皇上和后宫那些主子娘娘的,谁会搭理咱们?”

也是,这是在古代。

这个时代,并非是所有人的命,都是命。

这些宫人病死了,若是得主子照拂还能将尸身送回家中,要是无依无靠的,随便抬出宫去埋掉就算完事。

和处理一块坏掉的腐肉也没什么区别。

无论如何,如今当务之急是要先将佩儿的烧给退下去。

沈辞忧让琦儿用帕子沾些凉水敷在佩儿的额头上降温,自己又去向罗公公讨了些白酒来。

“你将这白酒涂抹在佩儿的四肢上,每一刻钟涂抹一次。”她边说边披上了外衣,琦儿问她,“这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儿?”

“她再这么烧下去,不死半条命也没了。单纯的降温只是治标,要想治本还是得用药。”

她日日在李墨白身边当差,知道在金銮殿外面的花圃里有几株野生的板蓝根。

采来煮沸了给佩儿喝下去,总也有些效果。

夜色擦黑,皎月如霜。

沈辞忧蹑手蹑脚在金銮殿外采摘板蓝根的时候,忽而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动静。

于是她躲在大石头后面偷瞄,见是楚越之身着常服,如若无人地走进了金銮殿。

在他进去后没多久,就见三福领着殿内的宫人全都退了出来。

沈辞忧像是瓜田里的猹,激动的上蹿下跳。

【卧槽卧槽!这狗皇帝大半夜睡觉的时候将‘楚贵妃’叫去了寝殿?‘楚贵妃’一进去殿里的宫人就都退出来了?这还不是断袖实锤??这个点叫去不是侍寝的,难不成还会是在商议国家大事?】

与此同时,金銮殿内。

楚越之远远向龙座之上的李墨白作一揖,“皇上漏夜召见的急,微臣赶不及更衣便唐突觐见,还请皇上恕罪。”

“无妨。赐座。”

一路风尘仆仆赶来,路上微风习习倒不觉得,坐下后热气散出来,反倒令他面红耳赤,觉得燥热不已。

楚越之将领口略微松开一些,问道:“皇上此时召见微臣,可是与灾银被洗劫一事有关?”

李墨白眼神里勾出十足的戾气,语气冷淡道:“朕要你派人全天候盯着叶承应,他府上上至正主,下至门徒家奴,每日接触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朕要事无巨细的全都清楚。”

楚越之瞳孔一震,“皇上是怀疑九门提督和此事有牵连?”

李墨白颔首不语,楚越之也不再多问,抱拳道:“微臣明白该怎么做。”

他与李墨白即是君臣也是益友,彼此之间一个眼神就能明了的事,也不需要多费唇舌。

至他离去的时候,不过在殿内滞留了不到一刻钟。

而沈辞忧的板蓝根也正好采完。

她刚要走,就听见金銮殿又传来了动静。

定睛一看,见楚越之‘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而出,给她看愣了。

不是吧不是吧?这才进去多久?

脱衣服得需要时间吧?准备工作也得做足吧?就算狗皇帝不是个怜香惜玉的连前戏也没有,可这时间也未免太短了点......

五分钟?

这可真是人菜瘾大......

而且他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吧?把人家‘楚贵妃’大老远叫过来,哦,他自己舒坦了就让‘楚贵妃’再连夜出宫回府?

你好歹留人家睡一晚上啊喂!

沈辞忧越想越替楚越之觉得不值,甚至还有些心疼他。

这好好的一个美男子,就这么被渣男给糟蹋了。哎......

*

回了宫女所,熬药给佩儿服下,守着她等她退烧后,已经是五更天。

佩儿睁开眼时,见琦儿在自己榻前睡着,而沈辞忧则在用白酒替她擦拭着胳膊。

她朦胧中大概记得昨日夜里发生了什么,一时心下感动,鼻尖有些发酸,“辞忧......多谢你。”

“你醒了?”沈辞忧笑着摸了摸佩儿的额头,“烧退了,好好儿歇着。等下天亮了我去太医院给你抓些药来。这两日你好好休息,罗公公那儿我会替你请假。我出面跟他说,应该没问题。”

感谢的话佩儿不知道说了多少,更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沈辞忧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糊弄了她两句就回了自己房中。

睡不得两个时辰就又得起床去伺候李墨白,沈辞忧累得腰背酸疼,站在他身旁磨着墨都能睡着了。

她正打着盹,脑门却突然被李墨白的笔杆子敲了一下。

她捂着额头憋着嘴,瞧着像是要撒娇的模样。

李墨白可不吃她这一套,“你昨日夜里是做贼去了?”

“宫女所的佩儿病了,昨夜奴婢在照顾她,就没睡几个时辰。”

“那是你的事,与朕无关。”李墨白语气生硬,“若要再让朕看到你打盹,朕就赏你几板子让你清醒清醒。”

“皇上恕罪,奴婢不敢了。”

【你个狗东西!有没有同情心?你昨天晚上是爽了!你和你的‘楚贵妃’颠鸾倒凤的,完事儿睡个美觉起来神清气爽,还有功夫数落我?呵,有那功夫数落我还不如去买点海狗丸吃一吃!你个秒男!】

李墨白不光听见了沈辞忧吐槽他的话,还知晓了她昨夜到底在金銮殿外看到了什么才会有如此的误解。

这疯婆娘的脑袋里面到底装得都是些什么?

竟敢如此污蔑于朕?

说朕是断袖就罢了,竟还敢玷污朕的龙威???

呵,总有一天朕会让你知道,朕到底是不是断袖,到底是不是秒男!

嗯?

不对......

朕为何要让她知道?朕怎么样才能让她知道?

盯着沈辞忧的脸细想了须臾,李墨白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然而就是这一哆嗦,更给了沈辞忧吐槽他的理由。

【大夏天的都能打颤,不是肾虚是什么?】

李墨白被她气得七窍生烟。

你才肾虚,你全家都肾虚!

岂有此理......

我忍![○・`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连载
辛夷阑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100、毒杀
100、毒杀
当日晚些时候,刑部的人就钦差入宫…
2022-01-15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随着掌心一阵发热时,这枚蓝色的小…
2022-01-15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眼见得李墨白如此包庇,要将泼脏水…
2022-01-15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死了?偏偏自己下午才没见过她,她还…
2022-01-15
96、孙贵人暴毙
96、孙贵人暴毙
李墨白在静寂到掉根针都能有回音…
2022-01-15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那你算一算,朕有也没可能会不喜…
2022-01-15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昨日不明白怎地,沈辞忧心里总是会…
2022-01-15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在朝臣一片贺喜声中,李墨白有意无…
2022-01-15
92、反派的觉悟
92、反派的觉悟
瑶华宫西侧殿。“内务府的奴才是…
2022-01-15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宫里死了一个奴才也没人会追究责…
2022-01-15
最新小说
更多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重生年代当神医
重生年代当神医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百年那得更百年
百年那得更百年
难说出
难说出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欢乐颂
欢乐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