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26、朕要喝她泡的茶

辛夷阑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0

再后来听宫人们嚼舌根,说今儿个个宁妃惹了大祸。禧贵妃当着众人的面整整杖责了她两百下,饶是如此她仍然骂骂喇喇似中了邪。再后来太后闻听了此事,本着关怀后妃的心思去承乾宫看她。怎料她连太后也敢骂,气得太后又赏了她两百个耳光。据传脸都给稀巴烂了,好好的的美人禧贵妃当着众人的面足足掌嘴了她一百下,饶是如此她仍旧骂骂咧咧似中了邪。。

《26、朕要喝她泡的茶》精选:

后来听宫人们嚼舌根,说今儿个宁妃惹了大祸。

禧贵妃当着众人的面足足掌嘴了她一百下,饶是如此她仍旧骂骂咧咧似中了邪。

后来太后听闻了此事,本着关怀后妃的心思去承乾宫看她。

怎料她连太后也敢骂,气得太后又赏了她一百个耳光。

据说脸都给打烂了,好好的美人坯子愣是被打成了个明晃晃的猪头......

*

初入夏,北方就闹了旱灾。

朝廷拨款十万两白银震灾,又启国库往北方运送了许多干粮。

启朝有专门负责运送震灾物资的官职,唤作北运司。

北运司的正司部正是宁妃的父亲,赵传。

与宁妃的暴躁脾性相比,赵传为人老实,做事勤谨,是在先帝时期就颇受重用的老臣。

故而此番押运震灾物资的事,李墨白依例仍旧交给赵传负责。

怎料三日后传来消息,押运队伍方出了江都三百里地,便在断洪坡遭到贼匪洗劫,震灾物资被洗劫一空。

赵传的护卫队死伤惨重,他也被暗箭贯穿了前胸后背,只差一寸的距离便会伤及心脏,可谓是九死一生。

这件事蹊跷。

发生地在近江都的位置,且是朝廷的军马运送,哪里冒出来的贼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天子脚下作乱?

且护卫队的行程严格保密。何时出发,走什么路线,在何处补给,这些军机要事只有赵传和李墨白知晓。

大利诱惑之下,监守自盗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事。

所以第一时间,李墨白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赵传身上。

可回禀的侍卫正要说明详情,李墨白却命他稍等片刻。

他饮了一口茶,眉头蹙起,瞧着神情很是不满,“今日这茶是谁烹的?”

三福回话道:“回皇上,是奴才。”

“你的手艺不比从前了。去把沈辞忧给朕叫来。”

三福连声应下,转过身去捂嘴偷笑。

这皇上哪里是嫌弃自己的手艺不好?怕是心中有所念之人,才会觉得茶香索然无味吧。

白日里沈辞忧才当完职,这才回去一个时辰就让皇上惦记成这般?

看来她还真是深受皇上‘宠爱’呢~~

沈辞忧被窝还没暖热就被叫回了尚书房,心里自然是骂骂咧咧的。

给李墨白烹茶的时候她越想越气,觉得是他就是在故意为难自己。

于是‘顺手’往茶水里添了一撮窗台上的浮灰。

只等她奉茶至李墨白面前,那名来回禀的侍卫这才开了腔。

“赵大人负责押运灾银干粮的部队方深入断洪坡腹地,就有贼匪由山林中四面包抄而出。他们各个身手不凡,护卫队遭此突袭力不从心,很快败下阵来。赵将军身负重伤但万幸保住了性命,如今正被紧急护送回江都救治。事发后,楚都督第一时间令手下的虎卫军去断洪坡周边的山寨扫荡,如今还没有头绪。”

沈辞忧听完侍卫的描述后开始不自觉的在脑海中检索这一段历史。

【这说的是北方灾银被劫持的悬案?这件事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定论,银子最终也没能找回来。不过这一点在我的论文里也有提到过,史料记载,后人在九门提督的府邸地底下挖出过许多带着官印的银两,怀疑这就是当初被洗劫的那一批震灾银两。】

【负责押送灾银的北运司赵传,当时狗皇帝也疑心过他。但是几经调查他实在清白,又加上他为了保护灾银和贼匪拼尽全力厮杀,身负重伤九死一生,故而狗皇帝也就没再怀疑他。】

【但在启朝覆灭之后,这个赵传就离开了江都去了川陕一代,盖了大宅子又娶了四房姨太太,成了当地有命的富贾。按照他当官时候的收入来看,他就算这么多年在职的时候不吃不喝,也绝对积攒不下那么多钱财。而且北运司又是个没有油水的职务,平日里也不可能有人行贿他。】

【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应该就是当年赵传和九门提督沆瀣一气,狼狈勾结,将运送灾银的路线告诉了九门提督,再由九门提督安排匪徒沿路埋伏。赵传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故意‘身负重伤’来博取狗皇帝同情。等到风波过去之后,再和九门提督分赃。】

沈辞忧结合史实的分析和李墨白相差无几。

不同的是,李墨白只知道赵传有问题,但绝对没有想到九门提督也是个不干净的。

沈辞忧提及后人在九门提督的府邸地底下挖掘到了印有官印的银两,启朝印有官印的银两都是用来震灾或赏赐番邦的。九门提督家中既然有官银,那么就说明即便这件事和他没关系,那么日后勾结番邦的事也绝对少不了他。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李墨白自有自己的一套缜密部署。

那给百姓震灾的钱银他们都能昧着良心给夺了,就别怪他心狠手辣,重罚重办!

侍卫回禀完此事后匆匆退下,沈辞忧则故作忧心道:“出了这样的事,可又要给皇上添烦恼了。听三福公公说皇上念着奴婢烹茶的手艺,这茶再放就凉了,皇上喝一口润润嗓子吧。”

李墨白动作娴熟地将茶盏向沈辞忧面前一推,“赏你。”

不是吧?又来!?

沈辞忧推辞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李墨白声音低沉质问道:“怎地?你该不会又在心里盘算着,想要将这茶生灌到朕的嘴里?”

“皇上说得哪儿的话......奴婢怎敢做出如此僭越之事呢?”

“不敢就好。”李墨白身子向后一倚,坐姿松散眼含笑意看着她,“那就喝吧。”

见沈辞忧犹犹豫豫迟迟不拿茶盏,李墨白索性自己将茶盏端了起来,怼到沈辞忧的嘴边学着她上回给自己灌茶的样子给她灌了下去。

“怎样?好喝吗?”

那加了灰的茶能有多好喝?

沈辞忧心里把李墨白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嘴上却只得毕恭毕敬道:“奴婢多谢皇上赏赐!”

李墨白笑得好看,“不必谢朕,你喜欢就好。”

他二人并未注意到,此刻皇后就立在门口,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打情骂俏’。

她攥着绢子的手用力攥拳,脸上的神色自也是不好看。

三福有些尴尬道:“皇后娘娘,奴才去替您通传一声?”

“皇上既然忙着,本宫晚些时候再来。”转身欲离去之际,皇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宫女,就是皇上那夜留宿在庑房的那位?”

三福头也不敢抬,声音发颤道:“回皇后娘娘,正是......”

皇后略有神殇地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便得宫人搀扶上了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连载
辛夷阑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100、毒杀
100、毒杀
当日晚些时候,刑部的人就钦差入宫…
2022-01-15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随着掌心一阵发热时,这枚蓝色的小…
2022-01-15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眼见得李墨白如此包庇,要将泼脏水…
2022-01-15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死了?偏偏自己下午才没见过她,她还…
2022-01-15
96、孙贵人暴毙
96、孙贵人暴毙
李墨白在静寂到掉根针都能有回音…
2022-01-15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那你算一算,朕有也没可能会不喜…
2022-01-15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昨日不明白怎地,沈辞忧心里总是会…
2022-01-15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在朝臣一片贺喜声中,李墨白有意无…
2022-01-15
92、反派的觉悟
92、反派的觉悟
瑶华宫西侧殿。“内务府的奴才是…
2022-01-15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宫里死了一个奴才也没人会追究责…
2022-01-15
最新小说
更多
走进大海捞针
走进大海捞针
至尊公主草莽夫
至尊公主草莽夫
第100章,伟家的投诚
第100章,伟家的投诚
第99章,伟高桓
第99章,伟高桓
第96章,宇文秀蓝
第96章,宇文秀蓝
第92章,毒发
第92章,毒发
第82章 善宁郡主
第82章 善宁郡主
第79章瞒不过你
第79章瞒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