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13、仇敌变姐妹

辛夷阑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1:51

这一夜好一番瞎折腾,自己是睡不着觉了。的睡不着觉的除了佩儿和琦儿。她二人躲在被窝里将头埋得严严实实,连大气也敢喘。“皇上倘若彻查此事,咱们岂非是彻底完蛋了?”“谁能想起沈辞忧居然真的勾勾搭搭上了皇上?先别慌,咱们不能够自乱阵脚。这无凭无凭的事,谁也同样睡不着觉的还有佩儿和琦儿。。

《13、仇敌变姐妹》精选:

这一夜好一番折腾,自己是睡不着觉了。

同样睡不着觉的还有佩儿和琦儿。

她二人躲在被窝里将头埋得严严实实,连大气也不敢喘。

“皇上若是彻查此事,咱们岂不是完蛋了?”

“谁能想到沈辞忧竟然真的勾搭上了皇上?先别慌,咱们不能自乱阵脚。这无凭无据的事,谁也不能说是咱们往门前洒了油,往茶里添了药!”

二人正鬼祟商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她们战战兢兢将被衾掀开一角探首望去,见沈辞忧双手抱胸,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她们连忙起身,尴尬赔笑道:“夜深了,你怎么还没睡?”

“本也是乏得很,但得了君令,再乏也得替皇上周全不是?”

沈辞忧坐在她二人面前的木椅上,目光自下而上打量着她们,“从前咱们之间有什么过节那都是过去事,再怎么说近来也总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为何两位姐姐突然想不通了,要寻我的晦气呢?”

琦儿被沈辞忧这么一乍慌了神,倒是佩儿淡定些,故作懵然道:“你说什么呢?我俩日日苦差事都做不完,哪里有功夫寻你的晦气?”

“呵,那我还真得感谢那些苦差事了!”沈辞忧脸色一沉,语气泠然道:“有那些苦差事缠身,你们尚且可以往我的吃食里藏针,在我的床褥里放蛇,于我的茶水中下药,要是让你二人得了空闲,那还不得将我剁手剁脚的泡到酒缸子里做成人彘?”

“口空白舌的,你......你别冤枉好人!你有什么证据!?”

“你真的需要证据吗?你想清楚了,今日被害之人并非是我而是皇上,皇上在门口跌了一跤摔青了膝盖,又喝下了带泻药的茶水腹泻不止,你们这般谋害天子的行径,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且你们认为这点小伎俩,能逃过大理寺的审查吗?宫女所就那么些人,不过半日功夫就能盘查清楚。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你们一家子的性命都保不住。”

沈辞忧是在吓她们,但她说得也都是实情。

单是谋害天子这一条,就已经是可以株连满们的重罪了!

佩儿和琦儿相视一眼,吓得面色煞白,一句狡辩的话也说不出。

沈辞忧悠哉悠哉地伸了个懒腰,继续道:“念在你们与我共事一场,我也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方才我已经替你们向皇上求了恩赐,免了诛你二人九族的惩罚。可皇上盛怒,他的意思是这件事必须得有个交代。你们这两条命,只能留下一条。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在我房中做的那些腌臜事,必须得有一个人应下,才能保另一人周全。”

她顺手摘下一朵放在花樽里的辛夷花,一片片将花瓣摘落任它们无声飘零在地上,“谁生,谁死,你们自己定。”

看热闹不嫌事大。

从前在电视剧中看过许多宫廷姐妹互撕的名场面,今儿好容易能见到直播了!

沈辞忧自带了一把瓜子,坐在一旁边嗑边看好戏。

【嗯?这两人怎么不动?不是应该先互相推诿,然后扯头发扇耳光吗?快,打起来打起来!】

“这事是我做下的。”

没想到,先开口的竟然是向来胆小的琦儿。

“我随你去见皇上,算计你的那些事都是我做下的,与佩儿姐姐无关。”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佩儿一把将已经起身的琦儿又拉回到了榻上,厉声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用不着你替我背黑锅!这宫里暗无天日的日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今儿被这个主子责打,明儿被那个公公辱骂,如此生不如死,还不如一刀抹了脖来的痛快!”

“是我!你别听她的,她什么都没做!”

“是我!一切都是我做的!和琦儿无关!”

嗯,姐妹撕逼的名场面是看到了。

不过这撕逼的原因,倒有些出乎沈辞忧的意料。

她二人不不沾亲不带故的,面对生死这样的大事最先想到的竟然不是如何将自己撇清关系,反倒处处为了对方着想。

沈辞忧原本的想法是,她二人若互相攀扯剪不断理还乱,自己就罚她们一人三十大板,然后再丢去辛者库服苦役。

可见到此情此景,她心下不免动容。

这二人,原也没坏到根上去。

“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何你们偏要算计我?我得罪过你们吗?”

佩儿道:“你是没有得罪过我们,可因为你,罗公公把原本应该你做的活全都安排在了我们身上。我们累死累活的,中午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偏你轻松,仗着自己生了张漂亮脸蛋,在御前抛抛媚眼赔赔笑,就能风光无限!”

“你这逻辑我听不太明白。”沈辞忧被她的话给气笑了,“让你们调班的是罗公公又不是我,何以你们满腔的怨气不对着罗公公撒,反倒要撒在我身上?”

琦儿神色暗淡道:“若没有了你,我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些。凭什么啊?都是宫女,凭什么你就能处处得脸,而我们却要因为你的得脸而成为人下人中的人下人?”

她二人以为自己死定了,索性将心里话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这样直言不讳的性子,倒和沈辞忧有几分相像。

“往后别再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了,我只饶恕你们这一次,若敢再犯,别怪我把事做绝。夜深了,早点歇着吧。”

沈辞忧轻飘飘撂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要走,听身后,是佩儿有些迟疑地叫住了她:

“你......你为何肯放过我们?”

她轻笑一声,托腮思忖须臾,才道:“因为你们的名字,很像我喜欢的一出唱本里面的主角。”

“什么?”

“小猪,佩琦。”

次日清晨,睡梦中的沈辞忧听见自己房中有窸窣动静。

睁眼后,见是佩儿和琦儿围在她的桌案前。

“你们在做什么?”

二人一惊,指着桌案上的酸枣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打听过,知道你喜欢吃酸枣糕,一早去御膳房疏通了内监,取了这些来。”

沈辞忧欣喜下了榻,凑上前去拿起一枚就吃了起来。

佩儿惊讶道:“你......你不怕我们下毒害你?”

沈辞忧笑,“怕什么?你要是智商低到连实名制投毒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那么在这吃人的宫中,恐怕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她二人满脸愧疚,对视一眼后齐齐向沈辞忧欠身下去福礼,“对不住,是我们目光短浅心思狭隘。原本我们做出那样的事,如今已该被抄了家。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肯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和琦儿商量过了,往后半年的月例银子,我们都拿来给你,以作补偿。”

“自己日子都过得紧巴,就别为难自己了。”沈辞忧搭把手将她二人扶起来,又递了酸枣糕给她二人。

见她二人不敢接,于是故作紧张道:“不会吧?你们不会真的下毒了吧?”

她二人这才连忙接过桂花糕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琦儿吃得急,噎得自己不停地打嗝。

便是那止不住的打嗝声,逗得沈辞忧和佩儿捧腹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连载
辛夷阑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100、毒杀
100、毒杀
当日晚些时候,刑部的人就钦差入宫…
2022-01-15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98、沈辞忧在凤鸾宫杀疯了
随着掌心一阵发热时,这枚蓝色的小…
2022-01-15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99、我想还她一个公道
眼见得李墨白如此包庇,要将泼脏水…
2022-01-15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97、千夫所指,沈辞忧蒙冤
死了?偏偏自己下午才没见过她,她还…
2022-01-15
96、孙贵人暴毙
96、孙贵人暴毙
李墨白在静寂到掉根针都能有回音…
2022-01-15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95、全世界都不能动朕的女人
“那你算一算,朕有也没可能会不喜…
2022-01-15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93、沈辞忧又有喜了
昨日不明白怎地,沈辞忧心里总是会…
2022-01-15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94、震惊!沈辞忧竟成了启朝神算子
在朝臣一片贺喜声中,李墨白有意无…
2022-01-15
92、反派的觉悟
92、反派的觉悟
瑶华宫西侧殿。“内务府的奴才是…
2022-01-15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90、皇上你好聪明哦!(十更)
宫里死了一个奴才也没人会追究责…
2022-01-15
最新小说
更多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盛少,神算夫人又靠玄学躺赢了
重生年代当神医
重生年代当神医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穿越之福运农女美又飒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快穿之这个大佬超任性
百年那得更百年
百年那得更百年
难说出
难说出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真路人甲的自我修养
欢乐颂
欢乐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