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浣尘序

浣尘序

2022-01-10 09:05:39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终会一吐。 桑妭原九天神女,天生我的荣耀百华。怎奈却一门心思无限向往四海歌舞,当被一世历劫弄得鳞伤遍体,纵已满目山河,她却既往不咎。 便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寡情寡义的世道,能让人念念不忘的,仅有债款不偿。 ————此文撰之《山海经应龙与旱魃》适才方过晌午,静谧的小郭就被圜雁桥上的人烟阜盛逐渐侵蚀。。

小编推荐:


《 第40章 精致鱼网 》 《 第二十五章 护国寺(上) 》

精彩节选:

至于那颜华,他不殊不过是事先安排好的羁绊,某一日会一命呜呼了去。

仗着三清道门系他家门生,回回被他斥来喝去,表面上虽是颔首贴耳,背地里早抓耳挠腮不晓得嗔骂到那厢去了。

颜华君因繁忙的公事奔波,被耽搁终身大事,这千百年来,那些家中有待嫁闺女的神仙,俱是一茬又一茬的戚戚伤感,悬着的心悬了又悬,至此才从一片唏嘘中谧然了。

那小小少年见我这般光景,亦是一脸痴傻的问一旁的东王公:“父神,她不正是那天在碧潇亭看云霞发呆的女孩吗?这个妹妹辛儿曾是认识的,却不知道她竟是天帝的幺女。”

至那时起,我对那些整日游手好闲的老少神仙们,心生嫌隙之心。

这一忍,就至今了。

彼时我虽然对儿女之事没什么认知,须知我心头一直以来牵挂这儿时的一个小龙崽子,被他当初那句半真半假的戏言,委实翘首期盼了许久,难免被这横来的天姻之喜心生抵触。

稍后,她攥紧那枚沉甸甸的令牌拭了眼泪,扯住龙皇辛:“先别急着走!方才不是还说什么事都依我吗?眼下便有一事烦君相依。”

龙皇辛终于还是紧紧抱住了她,神女妭又惊了一惊,几番挣扯周旋了几回,如同瞬间失尽气力,泣不作声任由他抱在怀里,像个木偶。

一世情劫痛万刃,不及真心一片痴,眼下这种看不见摸不着,挽不得舍不下的重逢,该有多么残忍?

说着她真就至那干瘪的钱囊中取出几枚大钱,朝那来人毫无目地的乱送。

当我接下婚旨后,就离了父母左右,从金阙宫的西湘院搬至落成多年的紫曦宫去了,又封了九天神女的头衔,开始了待嫁的圈养生涯。

此番此景好生凄凉可叹。

当他转身的那一刹那,神女妭的伪装与逞强似乎已经轰然沦陷,泪如梨花雨涓如斯可哀。

而我的父君自然是晓得两者间的资历与门脉不能攀比,堪堪是不敢受用,硬是假借眼花一说在划了几局。

蓦然与他目光交措,深邃的眸子直抵心灵,顿时令我断瞬的静默,那种感觉似曾相识。

更何况,天上一日凡间一年,天晓得当年被我芳心暗许的小龙子,在历了千百的光阴后,是否还记得当年那句诺言?大抵早已物是人非罢。

彼时小聚的仙僚,各自在此哭了一回丧,骂了一回娘。又谋划一桩毒计,相约要拿颜华入画,而后垫在靴中熏他一生臭味腌骨,咒他来日气运不佳最好吃茶撑死,待稍稍泄恨方才忿忿的散去。

龙皇辛回了头,话音中嵌着喜惶急的问:“小妭!你终于想通了,肯跟我走,对吗?”

那怪病三日一小发五日一大作,正因此我才由机缘结小龙子傲辛,至此,荒芜寂寥的心头,才慢慢开满繁华。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楔子 雁桥旧人
  • 第一话 华年之痛
  • 第二话 望诛仙台
  • 第三话 湘阁之诺
  • 第四话 韶华叛逆
  • 第五话 迷茫再起
  • 猜你喜欢
    更多
    封爷,夫人她又在算命
    封爷,夫人她又在算命
    嗨包子他爸
    嗨包子他爸
    妖尾迷误入火影
    妖尾迷误入火影
    嫁给帝君之后
    嫁给帝君之后
    世子你又傲娇了
    世子你又傲娇了
    修仙别看戏
    修仙别看戏
    重生福气甜蜜妻
    重生福气甜蜜妻
    快穿之一锅烩
    快穿之一锅烩
    相关资讯
    更多
    第二十七话 大礼当下
    第二十七话 大礼当下
    少顷月离默默的站起身,说是早先在 ...
    2022-01-10
    第二十八话 身世疑云
    第二十八话 身世疑云
    当所有人都我以为颜华要大发雷霆 ...
    2022-01-10
    第二十四话 丹霞端云
    第二十四话 丹霞端云
    杳杳云海十里翻涌,惊艳四座的时光 ...
    2022-01-10
    第二十五话 诌语诛心
    第二十五话 诌语诛心
    听了傲辛捏造的诌语,我的双脚霎时 ...
    2022-01-10
    第二十三话 横来之怒
    第二十三话 横来之怒
    面前的鸾虽然与我头回从未谋面,却 ...
    2022-01-10
    第二十六话 难眠之夜
    第二十六话 难眠之夜
    纵使那桑棋始终是用些能听的话躲 ...
    2022-01-10
    第二十一话 苦茶一盏
    第二十一话 苦茶一盏
    我栖在梧桐之上,敛气闭目本来是快 ...
    2022-01-10
    第二十二话 大婚前昔
    第二十二话 大婚前昔
    当我一肚怨愤走出来九哥的正阿宫 ...
    2022-01-10
    第二十话 栖梧窃闻
    第二十话 栖梧窃闻
    当金阙宫上下都在忙绿着我的婚事 ...
    2022-01-10
    第十八话 方识爱恨
    第十八话 方识爱恨
    话说,那老天尊至兜率宫回去,愈加的 ...
    2022-01-10
    热门评论
    蛤蟆大仙人
    好,眼&”

    当龙皇辛走后,神女妭人群中静默了良久,口内不时的呢喃:“眼盲好,眼盲好,瞧不见他来望不见他走,往后水阔山高,天青路远,你是你,我是我...”

    蛤蟆大仙人
    周旋了&几回,

    龙皇辛终于还是紧紧抱住了她,神女妭又惊了一惊,几番挣扯周旋了几回,如同瞬间失尽气力,泣不作声任由他抱在怀里,像个木偶。

    蛤蟆大仙人
    竟半晌&答不上

    神女妭闻说傻傻的愣着,笑了又笑哑哑的竟半晌答不上话来。

    蛤蟆大仙人
    吗?不&久?”

    良久,神女妭潸然失笑,也不知是答话还是自语,压着嗓音沉沉的道:“久吗?不过须臾十年海未枯石为烂,岂能算久?”

    蛤蟆大仙人
    真是枯&,像鬼

    为首那老妇体态龙钟描眉画额,真真是枯皮老太画胭脂,美的不像人,像鬼!

    蛤蟆大仙人
    卷凡尘&的旱魃

    说起二人间的纠葛,真真一言难序,那桑妭被傲辛爱过也被他杀过,十年之前,正是这龙皇亲手杀掉他挚爱情牵的神女妭,了却了当年席卷凡尘的旱魃之祸。

    蛤蟆大仙人
    ,因她&能入耳

    殊于无奈,神女妭把所剩的钱财兜底奉上,岂料那些泼妇尽敛钱财后还是嫌少,非要她典当挽在青丝间,那唯一的簪子来偿,因她无动于衷,须臾又开始嗔怪嚷嚷,教人不能入耳。

    蛤蟆大仙人
    在清风&现,少

    遥见那神女桑妭,仗竹扶栏,孑立于熙攘中失神发呆,俏脸上布满半忧半嗔之色。虽是一袅褴褛青衣,然那玲珑妙曼之躯,在清风袭袭中若隐乍现,少不得要被些贪婪的炙光,来来回回觑上几遭。

    蛤蟆大仙人
    瞎女可&妖女的

    须臾那老妇就凑近指着神女妭狮吼般嚷道:“呔!那桥上兀的瞎女可是那小妖女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