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家传说 第五章 寻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世家传说小说简介

《大世家传说》是作者垂天之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殿下,不动手吧。”随之而来着陆通声音落下来,太子李皞的眼中闪现出一丝迟疑。的确是天不佑李晙,居然是太子先一步找到了了李晙。这时秦峣率领的亲卫军等人还未意外发现李晙的踪影,也也没人特别注意到太子这边的情况,也可以说是不动手的最佳时机,是老天对李皞的幸运女神吧。却太看来是天不佑李晙,竟然是太子先一步找到了李晙。此时秦峣带领的亲卫军等人还未发现李晙的踪影,也没有人注意到太子这边的情况,可以说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也是上天对李皞的眷顾吧。。...

大世家传说小说-第五章 寻人全文阅读

“殿下,动手吧。”伴随着陆通声音落下,太子李皞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看来是天不佑李晙,竟然是太子先一步找到了李晙。此时秦峣带领的亲卫军等人还未发现李晙的踪影,也没有人注意到太子这边的情况,可以说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也是上天对李皞的眷顾吧。

然而太子李皞却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有些愤恨地抓起地上李晙的衣领,带着愤怒地一拳一拳地砸向李晙的腹部,口中恨道:“向父皇告发我?想取代我的位置?这么多年在军中你就学会了使这些阴谋手段吗?当初,我真该一把掐死你。”

陆通本不想阻拦太子发泄,但时间紧迫,秦峣带领的晋王亲军就在附近,万一他们听到什么动静找来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陆通催促道:“殿下,殿下,快些动手吧,迟则生变啊!”

这一声提醒来的很是及时,打断了还想继续发泄的太子。他泄了口气,松开李晙的衣领,抽出那柄曾经刺伤李晙的匕首,准备一刀刺穿李晙的心脏,结果他的生命。但高高举起的手在半空时却又戛然止住,太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似是有些于心不忍,动不了手。

而在方才那般剧烈疼痛的刺激下,李晙也慢慢恢复了一些神志,只是还不是很清醒,或者说他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好半天才微微张开双目。伴随着神志的回笼,疼痛也在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尤其是身上的几处刀伤与剑伤,伤口处仍在滴血,在他摔落山坡的过程中似是还受到了别的伤害,身上到处都疼,伤势极其严重。李晙肺中一阵剧烈的收缩,忍不住便咳了几口血出来,只是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去移动或者说话了。

太子李皞见李晙睁开了双眼,还将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也是受了一惊,紧握着匕首的手都在颤抖。理智上他知道自己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狠狠地刺下去,让这个想要向他们的父皇揭发他贪墨军饷的弟弟永远地消失在这片山林中,可不知为何他却始终下不去这个手。好半晌,他似是终于做出了决定,只见他猛然站起身,将匕首交给了一旁的陆通,说道:“你去。”

陆通闻言头皮瞬间发麻到快要炸裂了,手中握着太子塞进来的匕首,那匕首上还带着太子的体温,但匕首的寒凉还是刺进他的心底,这匕首上的血可是晋王的。陆通脑海里天人交战,太子的命令他不敢违抗,且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李晙不死,或许倒台的便是太子,太子倒台他的下场难道还会好吗?而且那可是晋王,哪怕那只是不受宠的晋王,可也是当今圣上亲生的儿子,现任皇后陆氏的嫡长子。虽说这个陆氏是他们陆家庶出的女儿,但如今既然贵为皇后自然也称得上是他的姑母,那么按照辈分李晙就是他的表弟,让他杀害自己的表弟他也下不去手啊。手足相残,在皇家还可以理解,毕竟自古以来争夺皇位的路上总是铺满了皇子们的尸体,但是让他代劳?那性质就不一样了,这不就成了以臣弑君、以下犯上吗?这皇子争斗胜利者可以成为新皇,他杀李晙只可能祈祷将来事情不会有败露的一天,否则就凭这一个罪名就足以让他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抄家灭族都是极有可能之事。所以他又不是太子,哪儿敢杀什么皇子?

总之,他杀晋王,那绝对是自取祸根,一辈子都别想安宁了。更何况,他也不敢。

就在他纠结的想着措辞该怎么委婉地拒绝太子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却是那个黑衣人。只听他说道:“我来吧。”

黑衣人的一生荣华富贵、身家性命尽皆托付于太子之手,且他今日露面,晋王虽然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但想必心中也会有所怀疑。所以无论是出于自保,还是想要借此立功,他都必须要在今日除掉晋王以绝后患。

对于黑衣人的主动请缨,陆通很是感激,终于有人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了,陆通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赶紧将匕首递了过去。虽然知道这时间紧迫,但他是真的下不了手。利害关系是一方面,可私人感情又是另一方面。晋王于他也算是姑表兄弟,且几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一直在刻意疏远,但并不代表没有丝毫感情。

黑衣人跪在李晙的一侧,带着些歉疚地向李晙磕了三个头,口中说道:“王爷,得罪了。”言罢,黑衣人便单膝跪在李晙身边,拿起匕首对准李晙的心脏刺了下去。

却没想到,在三人推让的过程中,李晙竟恢复了一些力气,虽身体仍旧沉重,但他一只手却紧紧地握住匕首的刀锋,使匕首不能靠近他的要害,但匕首之锋利又岂是血肉之躯能阻挡的?立刻李晙的手掌心便不断地流出鲜血来。他到底是伤势太重了,在黑衣人又加重了几分力道之后,匕首便缓缓地顺着李晙的手掌逐渐地刺破了李晙胸口处的皮肉……

“王爷,王爷……”总是慢一拍的秦峣,这一次终于赶在关键处寻到了这里。

而伴随着秦峣的声音,黑衣人的动作更加凶狠,他用尽力气想要刺穿李晙的心脏,却似乎刺到了肋骨,这匕首的刀刃怎么也刺不进李晙的胸膛,急得他满头大汗。还在左右张望着寻找李晙的秦峣似是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寻常,正快步向这边走来。三人心惊之下,皆知此事已不可为,至少在这个地方是不能继续了,否则被李晙的亲军发现徒生变故。慌乱中黑衣人便想抽出匕首,免得留下证据,不料匕首的一端竟然被李晙紧紧地握住,就连他的衣领也被李晙扯住,黑色的夜行服里面隐隐露出熟悉的标识。黑衣人急的汗如雨下,来不及再管匕首的事,匆忙地从晋王手中抽出自己的衣领便急忙离开了。他可不像太子和陆通这两个本来就在行程中的人,他只要暴露自己出现在这里,那便是最大的嫌疑,指不定还会被当成晋王遇刺事情的替罪羊,那他的一切便都毁了。

那人让出位置离开后,太子便急忙上前,他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匕首还在李晙手中,于是他从李晙手中狠狠地抽出了匕首,塞回袖间。匕首毕竟是锋利之物,这忽然从手中被人狠狠地抽出来,李晙也不禁闷哼出声,嘴角的血迹越发多了起来,显然是牵动了全身的伤势。而太子刚刚将匕首塞回袖中,秦峣便已经到了跟前,太子还来不及做出扶起晋王的假象,秦峣已经先一步将人扶了起来。

太子的手微微颤抖,眼神不断变换,此时李晙虽然伤势颇重,但并不影响他说话,一旦他将今夜的事情说出去,或者是这秦峣猜到了什么,他是不是要趁现在一切还未到最坏局面的时候将他们全部杀掉?

似是知其所想,李晙看了他们一眼,虽心中有许多不解与怨恨,却终究什么都没有对秦峣说,只是对着秦峣勉强笑了笑,便任由这一直席卷他的倦意将自己带入到了沉睡中。

秦峣被他这一笑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去摸他脖间的脉搏,在确定还有微弱又快速的跳动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此刻的秦峣已经来不及顾及太子,他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脱下包裹住晋王还在流血的伤口之后,便背起李晙急忙向营地奔去。

在其身后,太子冷冷地看着他们离去,却没有任何动作。

陆通在一旁担忧地说道:“殿下,此事会不会败露?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毫无疑问,晋王肯定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所为了,而那个秦峣虽然现在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但刚才匕首的血迹来不及擦掉,太子月白色的锦袍衣袖也被浸染了一些,虽然月光下看不真切,但总归是个隐患。

太子眼神一厉,说道:“走。”

晋王被找了回来,营地所有人都接到了消息,也急忙赶了回去。此时,折腾一宿,天色微亮,算一算时间,城门也该开启了。而且,城里才会有很多的救命药材。

在随行的军医紧急处理之后,众人便带着晋王快速地向城内移动。城中太守早已接到消息,亲自等候在城门口将众人接了进去。

一连数天,晋王的伤情始终没有好转,人也不曾苏醒。直到又过了数日,晋王才慢慢苏醒。秦峣一直守在晋王房中,是以第一时间便知道了此事。

他一面派人去请大夫,一面派人去禀报太子。而在他处理的当口,晋王也看到了另外一个守在这里的人,陆通。

“晋王,可感觉好些了?”陆通的眼神很复杂。

李晙看了他一眼,竟然微微露出一个笑容,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什么意思。之后李晙便不再注视他,而是转而看向秦峣,似是有很多话想跟秦峣说。

秦峣看懂了,但是李晙却始终不曾开口,秦峣有些心急地问道:“王爷,您想说什么?”

“王爷,是谁害的您?”

李晙最终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直到他再次陷入昏迷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