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 第6章 恶毒亲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简介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是作者雪影无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行了,起码两句,静静地前天回去晚让她多睡会儿,做个早饭也累不死你。”姚国邦一向袒护她。“我这是什么命!人家闺女帮着妈干活儿,我这闺女是活祖宗。”梁芳敢大声嚷嚷,摔盘子摔碗的将粥端上桌。“爸早!”姚静上楼打打招呼。“死人呐!还不回来帮着。”梁芳斜“我这是什么命!人家闺女帮着妈干活,我这闺女就是活祖宗。”梁芳不敢叫嚷,摔盘子摔碗的将粥端上桌。。...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第6章 恶毒亲妈全文阅读

“行了,少说两句,静静昨天回来晚让她多睡会儿,做个早饭也累不死你。”姚国邦向来包庇她。

“我这是什么命!人家闺女帮着妈干活,我这闺女就是活祖宗。”梁芳不敢叫嚷,摔盘子摔碗的将粥端上桌。

“爸早!”姚静下楼打招呼。

“死人呐!还不过来帮忙。”梁芳斜愣着眼瞪她。

姚静乖乖过去帮忙端了粥,坐到姚国邦对面。

“这么早起来也不多睡会儿,是不是吵醒你了?”姚国邦看着女儿脸色红润,放下心来。

“没有,爸不用担心,我昨晚睡的好着呢,连个梦都没做,一觉到天亮。”姚静笑笑,梨窝若隐若现。

“爸知道你大了有些事还是忍不住叮嘱你,有些人可以结交,有些人还是离得远远的好,你那个同学看着可不好人。”姚国邦对姚蕊印象极差,姚静听的有些不是滋味。

姚蕊再不好,可她却是爸爸的亲女儿,她只是鸠占鹊巢的‘外人’。

见姚静不说话,一楼瞬间变的格外安静。

“吵死了,妈你做个饭咋就跟打架似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姚建军半睁着眼,打着哈欠下来。

姚静一看他在家,本能的躲了躲不吱声。

姚建军像没骨头一样坐在姚静对面,眼神又落在她脸上。

昨天夜里灯光有些黑,就觉这死丫头好看,现在看更艳了。

姚静要不是他亲妹子,他都想把这朵花换几百块花花。

姚静被他看的坐不住,脸色煞白。

她重生回来净想着报仇,忘了家里还有这个炸弹。

上辈子,她的悲惨也少不了他的一份。

姚静咬紧了唇,直到嘴里有股铁锈的味道才将心底那股叫嚣压下。

勾唇,似笑非笑,“大哥怎么没出去?”

“死丫头,你就这么盼着我出去?”姚建军将筷子一摔,“我还没问你呢,昨天干什么去了?害的爸跟妈找了半宿,不会是找你那姘头了吧?”

姚静心里冷笑,这就是她的好大哥,竟然这样诋毁自己的妹妹。

姚国邦抬手给了姚建军一个嘴巴子,“小畜牲,你自己不学好别瞎败坏你妹妹,再敢这样说静静,老子抽死你!”

“爸爸做的对,大哥你再敢欺负二姐,等我长大了,我也帮二姐揍你,哼!”姚远小跑着下楼,挨着姚静坐下,拿起鸡蛋剥好放进她碗里,“二姐快吃!”还不忘对着姚建军做了个鬼脸。

“小兔崽子,毛还没长齐就想打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看我不收拾你!”姚建军伸手就要扯姚远的耳朵。

“大哥坏死了,仗着人大欺负人小。”姚远不怕他,气鼓鼓的瞪大双眼。

弟弟真是太可爱了,整个家里,他是除了爸爸待她第二好的人,可惜,上辈子……

“小远快吃,等你长高了,正好保护二姐。”姚静又把鸡蛋放回他碗里。

看他们姐弟情深,姚建军撇撇嘴,不甘的松开手。

“那我再给二姐剥一个。”姚远笑嘻嘻的,没等鸡蛋剥完,就被梁芳一把抢了去。

“吃什么吃,不用上学,家里活也不做,一个鸡蛋可是好几分钱,给你大哥吃,等会儿还的去接你奶奶呢。”梁芳一脸不悦,转头把鸡蛋递给了姚建军。

真不知道姚静用了什么法,家里大的小的都偏心她,大儿子多么懂事,偏偏老是因为她挨打,真是赔钱货。

姚远还想抢回来,被姚静拉住了。

“行了,我每个月给你五十块生活费,难道还吃不起一个鸡蛋?中午给静静再煮两个。”见姚国邦要发火,梁芳撇撇嘴不敢吱声。

若只是家用自然够了,可她最近赌的有点多,外面还欠了不少外债呢,得省吃俭用的把钱还债。

这下好了,每天三个鸡蛋,一个月下来,又得多花好几块钱。

都怪姚静这个小畜生,这丫头生下来专门克她的。

刚出生就害她被送回老家,那个穷的连电灯泡都拉不起的旮旯子。

婆婆见她生的女娃,奶水不够还嚎丧,更是不待见她,那时候她恨不得拿个枕头闷死这个小畜生。

幸好姚国邦出息,姚静六岁那年成了机械厂的主任,分配了三十几平米的房子将她接进城里,才摆脱了老婆子的掌控。

现在老太婆又要来指手画脚,家里多添了一张嘴,她手里的粮票跟钱岂不是又要花出去一大笔,那她的外债怎么还?

那些人可凶狠的厉害,听说上一次有人欠债不还,被卸了条胳膊,梁芳听了脸色煞白,汗毛都竖起来。

这该怎么办?

姚国邦吃饱了,见姚静正给姚远夹菜,脸上冷硬的线条都软了几分。

“梁芳,给我五块钱,我跟静静出去一趟。”昨天答应给闺女买碎花裙,可不能食言。

“什么!”梁芳反应有点大,猛然站起来,带翻了桌子上碗,见姚国邦要发火气焰也消了一些,可还不望怒瞪姚静一眼,心说,小贱人就是厉害,才过了一个晚上又撺掇他爸来抠自己的钱,心里呕的要死。

“那个……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昨天静静不是说买学习资料?我带她出去逛逛。”姚国邦没说去给她买裙子的事,怕梁芳骂人。

梁芳恶狠狠的看着姚静,“书架上不是摆满了她的学习资料?怎么还买?钱也不上天上掉的,整天要资料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别到时候连个大学门槛都摸不着,白烧钱。”真是败家子。

“让你去拿你就拿,哪儿那么多废话,你就不盼着她点好,大闺女这次可是考了全班第二名还能考不上大学?”姚国邦好不容易想带女儿出门逛逛,哪里容许她给坏了兴致。

“那可说不定,兴许是这死丫头骗人的呢?”梁芳嘀咕几声心里苦,她手里没钱。

昨天姚国邦才给了她五十块钱,赌债那边追得紧,她只能暂时把钱给了他们,这会儿她手里只剩下不到十块钱,还得买菜买肉,现给他五块那全家不得喝西北风去。

姚国邦哪里不知道她的尿性,“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梁芳,你是不是又拿着钱出去赌了?”

姚国邦恨的牙根疼。

他这个老婆,自从染上赌博,整天不着家,五年前把家里所有的钱都给赌光了,被他狠狠揍了一顿,要不是姚远才刚三岁需要她照顾,当时就把婚离了。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敢把工资交给她,每个月就只给她固定的生活费。

谁知道她死性不改,现在还变本加厉。

姚国邦气疯了,抬手就给了梁芳一巴掌,“说,这次到底又输了多少?”

梁芳脑子一下懵了,跌坐在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更是把姚静恨得要死。

小贱人,要不是她,姚国邦也不会发现。

“没……没有,孩子爸你相信我,我真没赌,就是……前几天我去小市场买菜,回来的时候没留意,被几个小流氓给盯上了,钱也都被他们抢了,我怕你生气就没敢说,我发折誓,真没说谎。”梁芳生怕还被打,钻进了桌子底下。

“还敢骗我,看来今天不打死你,你是不打算说实话,静静,去楼上把我鞭子拿出来,今天不教训她,这个家都被败光了!”姚国邦气的胸口泛疼。

“爸,您先消消气。”姚静给姚国邦捋着胸口,“妈,你还是把输的钱说出来吧,免得赌债越垒越多,还不上债主上门,那些可都不是好人,杀人的事都做的出来。”

姚静真没吓唬她,雇的都是亡命之徒,根本不会把命看在眼里。

梁芳心里暗骂,嘴巴却闭的跟河蚌一样。

开玩笑她要真敢说,姚国邦转眼就得跟她离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