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 第5章 上辈子欠的,这辈子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简介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是作者雪影无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冷了?穿上。”姚国邦将身上的外套脱下去,带着一丝体温披到姚静身上。姚静一下红了眼眶,握着姚国邦的手,心里想上辈子爸爸对自己的疼爱,心一阵阵的抽疼。上辈子,爸爸被送进医院,梁芳不但无论爸爸的死活还在外面夹姘头。这辈子,她肯定要拆穿梁芳的伪装,姚静一下红了眼眶,握住姚国邦的手,想着上辈子爸爸对自己的疼爱,心一阵阵的抽疼。。...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第5章 上辈子欠的,这辈子还!全文阅读

“冷了?穿上。”姚国邦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带着一丝体温披到姚静身上。

姚静一下红了眼眶,握住姚国邦的手,想着上辈子爸爸对自己的疼爱,心一阵阵的抽疼。

上辈子,爸爸被送进医院,梁芳不仅不管爸爸的死活还在外面夹姘头。

这辈子,她一定要揭穿梁芳的伪装,

离改革开放的春风更近了,

梁芳最是时髦,她对自己又舍得下血本。的确良白衬衫,配上碎花长裙,透着一股子知性美。

整天就知道打牌,烫头发,逛街买新衣服。

她的时间都用来打扮了,极少管她。

家里大哥姚建军早就被妈宠坏了,初中都没读完就辍学,整日跟一帮人在外面混,回家还经常问她要零花钱,不给就威胁,这样的大哥还不如死了。

小弟姚远才上三年级,读书刻苦,对她这个的姐姐也很关心。

偶尔梁芳良心发现,给姚远煮两个清水蛋,都会给她留一个。

对于关心她的人,她舍不得。

她真不是他们的女儿吗?

她多么希望她是!

可她记得,上辈子姚蕊找来了当年在乡下帮忙接生的接生婆,还找出了一张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

姚蕊跟姚国邦两口子都不像,反而跟奶奶像了七成,都是一张大饼脸,小眼睛,这隔辈的基因太强大。

反观她,谁都不像,瓜子脸,粉腮秀眸,眼尾带点芍红,眼波流转间似有水纹划过。

灵动如水,又娇媚如狐,她这样的长相,再加上发育过好的身材,那就不是妥妥的“狐狸精”。

难怪她生下来,姚家奶奶就不喜她,在她眼里,她这长像就是不安分。

换成姚蕊,恐怕她能疼到心坎里。

机械厂给姚国邦分的房子,原本三家人住一起,后来姚国邦成了厂长,干脆将两层小楼买下来。

姚静的房间在二楼左边第一间,第二间是姚远,对面的那间是姚建军的。

采光好,屋子也比她的大一倍,里面还有单独的卫生间,足见他在姚家的地位。

姚国邦亲自将她送上楼,拍着她背安抚,“有爸爸在,以后都别跟姚蕊走近,她不是个好的,赶紧洗个澡睡觉。”

姚静不知道姚蕊什么时候揭穿她的假身份,感受到爸爸的关心,眼泪就不受控制。

投进姚国邦怀里,“爸爸对我真好。”

“傻丫头,你可是爸爸的宝,谁都不能欺负你,等明天爸爸带你出去逛逛,你不是惦记上一条碎花裙子,明天爸带你去买。”姚国邦向来疼她。

“谢谢爸!不用给我买,我有衣服穿。”比起乡下打补丁的衣服,她知足。

“爸爸的静宝这么漂亮,就该打扮的漂漂亮亮。”姚国邦知道他妈重男轻女,在老家住的时候,姚静没少被老太太嫌弃,他想尽量弥补。

“她不要您干脆把钱给我啊!最近我手头紧,您给两块钱花花呗!”对面门打开,姚建军顶着一窝杀马特头发,身上穿着白色背心花裤衩,趿拉着拖鞋走出来。

眼珠子往姚静身上扫了一眼,心说,死丫头长的更勾人了!也不知得便宜哪个野男人。

有姚国邦在,他也不敢太放肆,扫一眼收回目光。

姚国邦咬咬牙,“姚建军,你做大哥的真出息,零花钱都抢到妹妹头上了!我打死你个畜牲!”

门后面挂了鸡毛掸子,姚国邦抽出来就往姚建军身上招呼。

“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整天跟不着四六的人混日子,指着你养老还不得喝西北风,这个家早晚被你霍霍光,真是气死老子了,一天不打你就皮痒。”

姚国邦心脏不好,姚静死之前,姚国邦跟姚建军争执,从楼梯上摔下来,送去医院昏迷不醒,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看他下手不留情,知道被气狠了,姚静担心他身体,上前将他拉开。

姚建军见姚国邦被拖住,立刻闪身回自己房间。

“爸,别生气了,大哥他就是开玩笑,别气坏了自己身子,等会儿再让我妈听见,非得跟您吵,闹的一家不安宁,别气了。”拍着胸口帮他顺气。

“爸听静静的,你大哥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爸,爸来收拾他。”

送姚国邦下楼,姚静才躲回自己房间。

房间不大,一米二的床,黑白格子的床单,简单又大方,旁边有个写字台,几个抽屉都上了锁,后面还有一个书架,上面立了不少书,都是她高考买回来的资料跟书。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小房子,姚静有些恍惚。

洗完澡上床躺下,身子疲惫却睡不着。

姚蕊安排这出戏是想让她身败名裂,让爸爸彻底厌恶她,到时候,她这个‘好女儿’再出现,彻底绝了她留在姚家的希望。

梁芳指望不上,她这个假货只能滚回乡下,姚蕊还真是好算计。

躺在床上,大腿的伤一阵剧痛。

从床上爬起来翻找出伤药,上完药,又吃了一片消炎药,才重新躺回床上。

闭上眼,脑海中闪过那个刀刻斧凿般的脸。

旅馆里的男人,不知是什么身份。

虽然他表面很冷,却救了她两次。

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早上她被外面喇叭里的广播吵醒了。

这是机械厂传过来的,每天都会播。

“抓生产,促发展,自力更生,艰苦创业。”

“抓革命,抓生产,今天你以工厂为荣,明天工厂以你为荣。”

“良善进厂,以厂为家,力争上游,创造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这么久远的声音,姚静恍惚的精神一下抖擞起来。

爬起来换好衣服,听见楼下传来梁芳尖锐的骂声。

“死丫头,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起,整天让老娘伺候,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她多少债。”

可不是欠了吗!

上辈子梁军为讨好梁芳,给她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梁芳打牌的时候,透漏了点姚静跟梁军搞对象躲草垛子的消息,一天功夫,她跟梁军亲嘴睡觉的风就吹遍了家属院。

姚国邦追着她打,恨的要跟她离婚,姚静知道名声毁了没别的出路,担心爸的身体,点头嫁进梁家。

梁家那个火坑,这辈子就让姚蕊自己去跳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