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 第4章 破鞋!臭不要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简介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是作者雪影无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也没,没去过,静静地同学是洁身自好的好女孩,这房间是姚蕊订的,我跟姚蕊谈对象呢,前天没给她买手表,惹她不高兴了,没想进屋被打成这副样子。”梁军都把自己说成了小白花!姚蕊被他的话整懵了!她跟谁谈对象?谁订房间又打人?买手表?买啥手表?她会觉得脑袋姚蕊被他的话整懵了!。...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第4章 破鞋!臭不要脸!全文阅读

“没有,没来过,静静同学是洁身自好的好女孩,这房间是姚蕊订的,我跟姚蕊谈对象呢,昨天没给她买手表,惹她生气了,没想进门被打成这副样子。”梁军都把自己说成了小白花!

姚蕊被他的话整懵了!

她跟谁谈对象?

谁订房间又打人?

买手表?买啥手表?

她觉得脑袋一定是短路了,不然怎么一片空白!对不上号呢!

姚妈梁芳听见这话看姚蕊的眼神冷成冰渣子,就像看一个偷汉子的小女表子。

“呸!自己做出不要脸的丑事,竟然还拉上静静的名声,破烂货再敢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姚国邦虽然没说什么,那双黑幽幽的眼神却像什么都说了。

小小年龄谈对象,开房,贪慕虚荣,生气就下狠手,桩桩件件都让姚国邦看不起。

姚蕊急眼了!

她演这一出是想让爸妈彻底对姚静失望,等身份揭开,再让梁军甩了她。

不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哪里想到梁军竟然反水了。

姚蕊上辈子喜欢他,有一部分是想要攀附。

梁军长相清秀,皮肤白净,性格温和,更像奶油小生,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在村里又是村草级别的,跟他说上一句话,村里姑娘都羡慕好几天。

再加上梁军爸爸是村支书,一个月有三十二块工资,二十五斤粮票,三十斤大米,两斤鸡蛋,一斤肉票,他大哥梁海也经常进山抓只兔子野鸡补贴,在他们村里,可是人人羡慕。

现在不一样了,只要身份揭开,她就不是穷的住两间土墙茅草屋的姚蕊,而是机械厂厂长的女儿。

有了这么好的条件,男朋友还不是由得她挑,梁军这样的泥腿子哪能跟高干子弟相比,便宜了姚静这贱人,她半点不心疼。

可姚静却没在这里,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那贱货也不知去哪里?

“行了,走吧。”

姚蕊回过神来,见姚国邦要走,扑上去抱着他腿不放,怕他误会急忙辩解道:

“叔叔,我没有,梁军他疯了污蔑我,我是清白的好女孩,不会干出这种出格事,您相信我!”

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不仅梁军被打,姚静那小贱人还逃了。

反倒是她,被扣了一脑袋屎盆子。

她才不要被人叫破鞋,这些都该是姚静承受的。

梁芳见她抱着姚国邦的腿,怒火一下翻涌上来,抬脚毫不客气踢在她身上,“臭不要脸的,长的人模人样咋做事就这么下贱。

小小年纪不学好,跟男人乱搞。

以后都别来找我们静静,省得把她教坏了。”

姚蕊心里阵阵发冷,依旧死拽着姚国邦不放,“阿姨,我没有,您要相信我,我跟梁军只是同村,真没搞对象,更没有……我们清清白白的。”

被亲妈怀疑自己勾引亲爸,这简直比吃了苍蝇都恶心。

“没谈对象,你把男人带这儿来?”

“没开房,你能带我们来这里?”

“没勾引,你抱着我男人的腿不放?”

“我看你就是臭不要脸的破鞋。”梁芳跳起来尖声咒骂。

姚蕊嘴里比吃了黄连还苦。

每样指责她都没办法反驳,心中慌乱懊恼。

早知道先认亲,再毁了那贱人。

“阿姨,不是这样的,是梁军泼我脏水,我没有……”

“怎么没有?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错?还不快放手,狐狸精!”

姚国邦听着梁芳的咒骂,剑眉深锁,一脸的嫌弃。

“行了,先找静静要紧。”

蹲下一点点将姚蕊的手掰开,道:“都是大姑娘了,还是给自己留点脸。”

姚蕊看着他们凉薄的眼神,卡在喉咙里的声音冲口而出。

“阿姨,叔叔,其实我才是你们的……”

“哒哒!”脚步声从楼下上来,房门被猛然推开,露出姚静精致的脸。

“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声音甜软,五官精致,脸色莹白,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忽闪着,像是会说话。

梁军也看到她进来了。

刚刚还是女悍匪,转眼变成小白花,要不是那地方还疼,他都感觉做了场梦!

太能演了!

浑身疼的哆嗦。

“姚蕊?梁军?你们俩怎么……啊!你们谈对象咋叫我来这里?这是……”

姚静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红着脸往姚国邦身边躲。

“静静,是她让你来这里的?”姚国邦语气极重,沉甸甸的像暴风雨。

“对啊!她还让我自己来。”这姚蕊到底是多歹毒的心思,她跟对象开房让静静在旁边围观“守门”,他的脸彻底黑成墨。

“叔叔,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啊?!没有没有,姚蕊她没有让我来,是我自己,自己想来的,她说找到了复习资料,不怨她!”脑袋垂到胸口,不敢看人。

姚静说谎的时候就会这样,再说她怕黑,天一暗都不敢出门,就她这胆子,想要复习资料会冒险出来?

闺女真傻被这恶毒的女人骗了。

梁芳上前一步,扬起巴掌狠狠打在姚蕊脸上,“自己不要脸别出来丢人,就你这样的破鞋,真给家里人蒙羞,我要有你这么个女儿,早就填粪坑里了。”

梁芳的巴掌打的又急又狠,姚蕊半张脸都肿成猪头。

姚静从姚国邦背后探出头来,轻飘飘扫了梁军一眼,那眼神无波无澜,却冷的像刀子。

梁军条件反射一样的跳起来,揪起姚蕊的头发,嘴里不断重复道:“姚蕊,你明明说喜欢我,让我来旅馆等你,现在还敢污蔑我,我打死你个贱人!”

梁军打到她身上,下起手来格外卖力,姚蕊疼的惨叫,眼泪鼻涕狂飙,脸肿成馒头,眼睛乌青有点惨。

梁芳看着姚蕊被打,心里解气,嘴上也没闲着,“活该,贱货就该打!”

看着两人狗咬狗,姚静心里贼舒坦。

想要张嘴大笑,眼角却流下了眼泪。

为自己上辈子的惨死,为了未出的孩子,也为了刚才下的药。

大腿上的伤钻心的疼,心里却畅快的想要大笑。

等着,这才讨回一分,上辈子欠的九分债,定要加双倍偿还。

姚国邦是刚正的人,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见梁军这么狠,不想多留。

“静静,咱们回家!”

“好,回家!”

他们来日方长!

姚蕊还被梁军压着,眼睁睁看着姚静被姚国邦护着下楼,心里的恨不断攀升,咬咬牙,满嘴的血腥,生生晕了过去。

凉风袭袭,夜里有点冷,姚静刚泡了冷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