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 第2章 冰脸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简介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是作者雪影无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姚静踹踢翻了面前的梁军,拿断了腿的椅子又住他胸口,眼神凌厉如杀神。梁军使劲地儿点点头,只想求她尽早放过我他。厂长女婿怎么样?车间主任又怎么样?得有命享!“你想毁了我,接着娶我走后门当车间主任对不对?”她怎么会明白自己的算计?梁军敢点点头,深怕她梁军使劲儿点头,只想求她尽快放过他。。...

重生年代她成了大佬的团宠小说-第2章 冰脸男全文阅读

姚静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梁军,拿断了腿的椅子又住他胸口,眼神犀利如杀神。

梁军使劲儿点头,只想求她尽快放过他。

厂长女婿怎么样?

车间主任又怎么样?

得有命享!

“你想毁了我,然后娶我走后门当车间主任对不对?”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算计?

梁军不敢点头,生怕她再动手,才稍微迟疑了一下,肚子上哭一阵剧痛,五脏六腑快被压出来了!

这个女人平日里静静弱弱的,什么时候变的力大无穷了?难道以前都是装的?

“梁军,你刚刚给我喂的什么药?谁告诉你我的身份?还出主意让你毁了我?”姚静抬脚,沿着肚子往下压,最终停留在他的子孙后代上。

“想好了再说,否则我让你尝尝公公的滋味!”

梁军疼的眼前阵阵发黑,感觉之前认识了个假姚静。

什么单纯善良,去他娘的,分明是个母夜叉!

“我……我说,是姚蕊,她给了我药,让我毁了你,还说拿这个要挟厂长,就能让我当车间主任,我是喜欢你才干了这种蠢事,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梁军痛哭流涕,毁的肠子都青了。

喜欢她?开什么玩笑!

喜欢她还能乐滋滋的睡姚蕊,还能眼看着他妈打她骂她把她摁进粪坑里差点淹死。

她上辈子被他占了,毁了名声,嫁进梁家就被看不起。

前世她竟被这么一家子牛鬼蛇神欺凌六年,呵!

姚静觉得听了段笑话。

“你是说姚蕊让你下药?”还有谁比她更了解那个女人的心思。

上辈子为了狗男人亲手杀了她,这辈子怎么可能会给她下药?

“梁军,我看你是没吃够苦头,竟然骗我。”姚静脸色一冷,脚就踩了下去。

只用了五成的力,梁军就疼的眼泪鼻涕的流,忙不迭的点头。

“我说的都是真话,真是姚蕊,昨天她找我给的药,她说你成了我的人,名声就毁了。她再散布消息,说是你主动勾引我的,我们还……还睡了好几次,到时候就算甩了你,别人只会骂你女表子,我发誓!”

见他不像说假话,姚静两条柳叶眉轻蹙。

不对,这个时候姚蕊该回农村了,她怎么还在江城!

在学校里,怕别人知道她的身份,她一直都表现的很平凡,姚蕊也是在一年后才知道她是厂长的女儿。

提前一年知道她的身份,还故意让梁军毁了她。睡一次是勾引,好几次那就是你情我愿,分明是要坐实她女表子的名声。

好狠毒的姚蕊。

下毒,毁她名声,又不想让她嫁梁军,心里隐隐冒出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她也重生回来了!

好!

若真是这样,那她两辈子的仇一起报。

“姚蕊人呢?你今天可见过她?”猜测她也重生了,姚静不敢大意。

梁军在这里,姚蕊肯定不会错过让自己身败名裂的时机。

被姚静恶狠狠的眼神吓了一哆嗦,忙不迭的点头,“见……见过!”

“在哪儿?”

“她说她会让我达成心愿,要把咱们谈对象的事告诉你爸妈!还说过会儿要亲自过来……捉女干。”梁军不敢隐瞒。

“蠢货!你被利用了!”

姚静气狠了猛的一踩,十成十的力气踩下来,就听梁军猛然发出惨叫。

姚蕊对着他嘴揍一拳,“闭嘴,不然打掉你的牙!”硬生生把嘴里的惨叫打成了闷哼。

见他还想叫,对着他脑袋又砸了一拳,“一会儿姚蕊来了你就这么说……”姚静对着他的耳朵一阵嘀咕。

“记住了吗?”梁军疼的欲仙欲死,忙不迭点头。

见他答应了,又送了他一拳,梁军连哼都没哼,晕死过去。

楼下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姚静不慌不忙的抓起自己的包,提着鞋子,从窗户跳出去。

这处是一个旅馆,旅馆下面有花坛,从二楼跳下来也不至于摔伤。

脚刚落地,身子一软,险些跌在地上。

该死的!她体内热浪飙升,药效发作了。

该死的姚蕊竟然准备这么歹毒的药。

不行,她这样出去,指定被小流氓拖走,那她的名声比上辈子更加不堪得找个地方散了药性。

咬牙往前走,一楼最里层隐晦的地方窗子打开着,姚静二话没说翻了进去。

房间里有点暗,适应了几秒钟才看清楚,布置的比二楼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一台崭新的收音机,一个精巧的闹钟,墙壁都用文化石装饰,松木的电视柜上面铺着碎花布,布上有一台崭新的十四寸电视机,这几件东西有钱也不好买,绝对是奢侈的东西,她也只在校长办公室里见过一台。

一股股热浪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身子酥软,已经没了心思再观察,依着判断往浴室里走。

她快支撑不住了!

冰凉的水从头顶浇下来,姚静嘤咛一声,嗓子又软又糯。

赶紧咬住嘴唇。

这该死的姚蕊,她想杀人!

“咔嚓“房门突然打开,姚静抬起头,隔着水帘也将对面的人看个清楚。

线条冷硬的脸,浓眉如墨,鼻梁很高,薄唇无情。

冷眸漆黑深邃幽冷,眼神犀利像一把出鞘的利刃,冷锋逼人。

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禁欲气息。

“你是什么人?”男人的声音暗沉低哑,却带着一丝丝疲累。

“我……同志,我想暂借一下你的浴室。”姚静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的确良的衬衫被打湿紧紧贴在身上,连内衣的颜色轮廓都看的清楚,姚静的脸一下爆红。

“给你一分钟!”砰的一声,房门重新关上,男子的身影被隔绝。

门板夹着一股风扑进浴室,冷的她打个哆嗦,那风中带着血腥味。

他受伤了!

体内的燥热少了,姚静披上浴巾,赤着脚走出来。

发梢还滴着水,俏脸樱粉,唇瓣苍白,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怯怯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我……对不起,我身子不舒服,借用了你的卫生间,需要赔偿多少钱?我会赔给你!也可以给你写借条,请你不要赶我走。”她咬了咬下唇,有些难为情。

男子眯起漂亮的凤眸,神色幽深难辨。

“你舒不舒服与我无关,我需要安静!”男子俊脸冷漠,语气无温,连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大截。

姚静一诧!

这个男人太冷太无情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