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色日记 第二章 一张相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雪色日记小说简介

《雪色日记》是作者收购一间鱼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轰隆隆”一列北上的火车,每节车厢外部蓝皮上都写着“南满铁路”四个蓝色大字。火车包厢里。一位更年轻军官,身穿军绿色呢子披风,他怀抱着一只包着黑色锦缎的方形盒子,正站在包厢的窗前怔怔地地看得出来神。“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进!”更年轻军官但是盯着窗火车包厢里。。...

雪色日记小说-第二章 一张相片全文阅读

“轰隆隆”

一列南下的火车,每节车厢外部绿皮上都写着“南满铁路”四个蓝色大字。

火车包厢里。

一位年轻军官,身着军绿色呢子披风,他怀抱着一只包着黑色锦缎的方形盒子,正站在包厢的窗前怔怔地看得出神。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进!”年轻军官还是盯着窗外。

“军门,早餐来了,您还是吃一点吧。”副官李昆把手中的餐盘放在桌子上。

见他还是不动,副官李昆又上前:“军门,过几天就到北平了,您还是这样,不怕老爷夫人看出破绽?“

他这才转过身来,把手中被黑色锦缎包裹的方形盒子递给副官李昆。

他却径直走进了包厢里的洗漱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下颚的胡子拉碴,显得人整个都颓废了不少。

于是他把肥皂打湿后轻轻地涂在下颚后,又用手摩挲着,直到肥皂泡泡丰满起来,才用剃须刀小心翼翼地刮着胡须。

直到刮完胡子,他才对镜子里的自己重新审视了一番,一张剑眉星目,英气逼人的脸呈现在镜子里。

又洗漱了一番,重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这才从洗漱间出来。

“你怎么还不放下?”顾清风一出洗漱间就看见他的副官李昆还抱着黑色锦缎包裹的盒子。

“放....下?“副官李昆犹疑:这可是雪色小姐的骨灰盒,军门从昨天上火车起一直抱着,直到刚才递给他......

顾清风暼了副官李昆一眼,无奈只好接过他手里黑色锦缎包裹的方形盒子,将它轻轻的放在一旁的高柜上。

“先吃饭。”顾清风坐到桌前看见前面摆放的东西,皱了皱眉:“怎么只有这个?”

“军门,这不是还在东北境内,只能吃这个。“副官李昆看着桌上的土豆和粟米粥解释道。

这还不是从1931年9月18日夜,小日本指使关东军的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

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是为“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

自此,小日本在东三省为所欲为,大米和面粉都只能日本本土的人民才能吃,如发现中国人吃了大米和面粉,就按所谓的“叛国罪”处以死刑。

思及至此,他不禁猛的捶了下桌子,震得桌面上的碗碟叮当作响。

副官李昆连忙上前按住桌面:“军门息怒。“

“息怒?你叫我如何息怒?“他气得欲将桌子掀翻,两只抓住桌角的手青筋暴起。

副官李昆见他最终并没有掀翻桌子,一颗悬着的心这才平静下来。

于是舀了一小碗粟米粥递到盛怒中的顾清风面前:“军门,还是喝点。“

顾清风这才接过来几口喝下:“过几日到了老宅,知道怎么和老爷夫人说了吗?“

“属下明白。”副官李昆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顾清风斜睨了他一眼:“明白就好。”

“吱呀”一声,包厢的门突然开了,只见一个梳着双边麻花辫的小女孩探头进来。

“你是哪家的小孩?”副官李昆走上前看她可爱,正想摸摸她的小脑袋,却不料她把头一偏,一下子从他腋下溜了进来。

本来站在窗边的顾清风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这个小小的“闯入者”。

她约摸三岁左右,小脑袋上扎着双辫的发尾梢各夹着一只镶正红色水钻的蜻蜓发卡,大大的杏眼,红润的脸颊上有一对浅浅的梨涡,有点婴儿肥的下巴更显得稚嫩的脸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熟悉感。

而身上穿着粉底带正红小碎花的中式坎肩立领长款小裙袄,脚上的那双带褡扣带的浅口黑底红点的布鞋,更衬得那条和坎肩小裙袄材质一样的棉裤穿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宽大。

只见她快步跑到顾清风面前,一把抱住他:“舅舅,抱抱,抱抱!“

什么?

什么?

顾清风和副官李昆面面相觑。

这是哪跟哪呀!

顾清风无奈,只得蹲下身子,和她平视:“小姑娘,你是哪家的孩子?“

“你家的孩子呀,舅舅。”小女孩扑闪着杏眼,抱他抱得更紧了。

“那你妈妈是谁?”顾清风见她一点都不认生,就想先逗逗她。

“妈妈叫顾雪色。舅舅,你怎么连自己妹妹的名字都忘记了,还要囡囡告诉你。”她奶声奶气的,眼神却十分神气的看着他。

.......

一时包厢内空气凝结。

副官李昆意识到事态有点严重,轻轻地随手关上门,并插上暗拴。

“军门,你还别说,她和雪色小姐乍一看还长得真像,尤其这对梨涡。”副官李昆上前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小小的小人儿。

顾清风此时被她像八爪鱼一样抱着,他没办法,只得顺势抱起她:“小朋友,是谁带你上火车的。“

“是迅哥哥带我上的火车。”她好奇的摸摸顾清风脖间的喉结。

迅哥哥?这又是个什么神人?

“迅哥哥是我妈妈的同事。“小女孩见他一脸疑惑,忙解释道。

“喏,这是妈妈最宝贝的一张照片。“她从自己的小衣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照片递给顾清风看。

这不是八年前在老家院子里照的全家福吗?顾清风看着这张发黄的老照片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顾清风在报社工作的朋友周宇正好在他家做客,饭后。

“伯父伯母,我给你们照张全家福吧。“周宇正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摆弄着手中报社新配置给他的照相机。而厨房的窗口正对院子的石凳方向。

正在厨房收拾的顾母连连摆手:“那多麻烦,不用了。“顾父则低头帮顾母洗碗。

“那感情好,你饭可不能在我家白吃。拍张照补偿补偿也是应该的。”说话的是正倚在院子边的老梧桐树下吃苹果的顾雪色。

她穿着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校服,校服上衣是宝蓝色的中式立领掐腰款式,下着黑色及膝大摆裙,白色棉袜下的是一双带褡带的黑色浅口真皮鞋。

“雪色,别没大没小的,快给你宇哥端杯茶去。”周宇擦着相机。

坐在周宇对面石凳上的顾清风这时站起来,路过顾雪色的身边伸手故意揉了揉她的头:“还是我去帮你端茶吧,你叫雪色给你端茶,可能要等到下辈子才行。”

“哥,你没事弄乱我的头发干嘛,不就一杯茶嘛,我去。“说话间她却将手中没吃完的苹果朝顾清风扔去。

他一手接起她扔过来的苹果,冲她伸手扬了扬:“要试你哥的身手明说就是。”

周宇看着这兄妹俩只是摇摇头,又低头专心致志地擦他的相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