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吾乃宝妈 004 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末世吾乃宝妈小说简介

《末世吾乃宝妈》是作者包包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卿逐一2岁多就在这家幼儿园读托班,去年了是幼儿园小班了,张爷爷从来不都只看见卿溪然一个人接卿逐一放学时,风雨无阻,从来不没让别人亲自动手过。猛地出一个人,做派十足的说是卿逐一的继外婆,又跟卿溪然关系不怎么好的样子,张爷爷当然是会让彭袁英进来接猛然出来一个人,做派十足的说是卿一一的继外婆,又跟卿溪然关系不怎么好的样子,张爷爷肯定是不会让彭袁英进去接孩子的。。...

末世吾乃宝妈小说-004 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全文阅读

卿一一2岁多开始在这家幼儿园读托班,今年已经是幼儿园小班了,张爷爷从来都只看到卿溪然一个人接卿一一放学,风雨无阻,从来没让别人代劳过。

猛然出来一个人,做派十足的说是卿一一的继外婆,又跟卿溪然关系不怎么好的样子,张爷爷肯定是不会让彭袁英进去接孩子的。

万一出了什么事,幼儿园得负责任,现在的孩子那么金贵,谁能负得起这个责啊。

那彭袁英的鼻子都气歪了,被张爷爷挡在门外,冲卿溪然的背影喊道:

“然然,然然,我是一一的外婆啊,我想看看我的外孙女,你让我进去和你一起接孩子吧,然然......”

她不会放弃的,今天只是来探探路,知道卿一一在哪家幼儿园上学,下一步就是探明卿一一的教室在哪儿,然后想办法和班主任搞好关系。

到时候再顺理成章的把卿一一带走,藏起来不让卿溪然看见女儿,有人质在手上,就不怕卿溪然不签署名额转让手续了。

彭袁英的算盘打得很好,总以为通行证拿到手了,她和李晓星进入安全区的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卿溪然一脸冷意的回头,充满了讥讽的看了一眼彭袁英,转头进了幼儿园的大楼。

路过幼儿园的行政前台,卿溪然忍着抽痛的脑仁儿,面色苍白的凑过去,问了一句前台的龙老师,

“今天怎么只有张爷爷一个保安?还有个曾爷爷呢?”

她们这家幼儿园,一直都是有两个保安的。

“唉......”

龙老师摇摇头,叹气道:

“一一妈,曾爷爷没了。”

“没了?”

“我们也是今天早上接到曾爷爷家里的电话通知,昨天晚上曾爷爷在家中睡觉的时候,突然没有了呼吸,家里人将他紧急送医,但......”

后面的话,龙老师都说不出来了,她们幼儿园对员工的待遇都很不错,曾爷爷和张爷爷虽然已经到了60岁,但都是驻防退役,身体很是健朗,平日里也很和蔼可亲,很得小朋友们的喜爱。

怎么会突然就没了?

卿溪然又收集到了一条死亡信息,脑海里的数据有了个轻微的变动,但幅度不大,不是她这种对数字十分敏感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这样的数字变动。

她的心情有些沉重,回头望着陆续往各家孩子教室里走的家长们,今天的家长来的比昨天少了几个。

又是比上周少了几个,甚至比上个月,数量都少了一截。

她默不作声的作别了龙老师,上了二楼,陆续有家长接了自家孩子从二楼往一楼走,卿溪然一路侧身让着,眼前一张张天真烂漫的脸刷过,她的头疼终于好了一些。

“妈妈!”

长相机灵可爱、白嫩乖巧的卿一一,早就眼巴巴的盯着教室门口了,见卿溪然的身影一出没,她穿着粉红色小羽绒服的身子就从小板凳上跳了起来,然后绕过几个大人,身手敏捷的迈着小短腿儿,到了卿溪然面前。

她弯腰,将快要四岁的女儿一把抱起,头一歪,将自己的脸凑过去,卿一一就吧唧了一口妈妈的脸。

然后,卿溪然笑着将另一边脸又转过来,卿一一抱着妈妈的脖子,又在妈妈的另一边脸上吧唧了一口。

“今天乖不乖啊?”

卿溪然这才开始问一一。

小奶娃娃的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分别用粉色的皮筋系着,一根皮筋上一朵粉色的小花,小姑娘点头,认真且骄傲的回答道:

“我可乖了,我中午才哭一次呢。”

“真的啊,你这么厉害啊,只哭一次啊。”

卿溪然一脸夸张的表情,将一一放下来,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快去拿书包,我们去超市。”

然后,卿溪然趁着一一蹦跳着去拿小书包的时间,找班主任聊了聊卿一一今天中午哭的情况。

班主任姜老师是个刚刚幼师毕业的年轻姑娘,实际上看起来比卿溪然还要大。

其实卿溪然看起来非常显年轻。

无论她穿颜色多么老气的衣服,那张脸都带着一股隐隐未脱的稚气,要不是幼儿园很多老师都看过卿溪然的身份证,铁定以为卿溪然今年才18岁。

岁月并未因为卿溪然生了个孩子,就给她留下任何痕迹。

她这个样子,出去说自己才高中毕业,都有人信的。

她的年龄似乎停留在了18岁,时间再也没有流动过。

只听得姜老师叹气道:

“我们班的洋洋今天中午非说5+2=100,一一就跟他吵说5+2=7,结果两个小朋友就为了这个事儿打起来了。”

“不得了了,她还打架!”

卿溪然听得上半身往后仰,惊讶的偏头看向教室里的一一和洋洋,两个小朋友正靠在一起说悄悄话,一会儿又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聊了什么高兴的事。

小孩子的世界真令人费解,姜老师不是说中午的时候,两个小朋友还打架吗?这会儿就化干戈为玉帛了?

姜老师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冲卿溪然见怪不怪的笑道:

“一一妈,我觉着我们班一一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她还四岁不到,可是她已经会两位数的加减法了,您是给她报了什么心算辅导班儿吗?”

“没有。”

听到“心算”俩字就头疼的卿溪然摇头,半长的发落在两颊边,显得她的脸愈发娇小脆弱,她解释道:

“不知道她哪儿学的,我在家也没教过她。”

这绝对不是什么在炫耀的话,因为卿溪然知道练习心算的苦,所以她自生下卿一一后,根本就没培养过卿一一的心算。

但天赋是从卿一一的娘胎里带出来的,卿溪然8岁应召进入珠心算最高驻防队,就是因为她从小在计算方面天赋异禀。

显然,卿一一继承了她的天赋。

“那好可惜啊,一一妈,我觉得你可以在这方面,好好的培养一下一一,她真的好聪明。”

姜老师眼中有些惋惜,转身拿过一张表格,对卿溪然说道:

“这是一个专门培训少儿心算的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一一妈你看看有兴趣吗?听说对于天赋异禀的孩子,这个机构是全免费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