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第006章 来,咱先把药喝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小说简介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是作者霜雪未歇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成王府里,凤姝转辗难眠,天色将明就起了身,只穿了中衣,又在肩头地乱搭了件用金丝绣了青雀的外披,在屋中踱来踱去。她在等,等暗杀上篮的消息。她无限向往那个位置也不是晚上三天了,倘若以前,她会将自己的野心表露出分毫,所以凤瑾不但是皇室最高贵的的嫡长女,她在等,等刺杀得手的消息。。...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小说-第006章 来,咱先把药喝了全文阅读

成王府里,凤姝辗转难眠,天色将明就起了身,只穿了中衣,又在肩头胡乱搭了件用金丝绣了青雀的外披,在屋中踱来踱去。

她在等,等刺杀得手的消息。

她向往那个位置不是一天两天了,若是从前,她不会将自己的野心表露分毫,因为凤瑾不仅是皇室最为尊贵的嫡长女,更是深得臣心与民心,是众望所归的存在,她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可是几年前凤瑾忽然性情大变,喜怒无常,暴虐无度,与百官离心离德,失尽民心,有着被天下人群起而攻之的势头,这就是她凤姝的机会。

她早已探听清楚,宫中之人无一不对凤瑾心存怨愤,就算是女帝独有的玄卫,也因其统领惨遭非人折磨,对凤瑾极其不满。

皇宫四处,她已细细打点,这一次,定不会有任何疏漏。

凤瑾,必死无疑!

思及此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便将侍寝的夫侍唤了起来,给她按着头部穴位。而她则阖上眸子靠在放了金丝软垫的贵妃榻上,闲适的等待着手下人的凯旋。

长极宫里,陈寻担心惹祸上身,望闻问切开药定方一气呵成,速度快得惊呆了凤瑾,就在他借口熬药,挎着药箱贼贼的溜走的时候,凤瑾都是一脸的恍惚。

望着那耄耋之年仍健步如飞的身影,凤瑾只能感叹,真不愧是德高望重的太医令!

这问诊,快啊!

这身体,棒啊!

待殿中人影散去,就只剩下凤瑾与榻上昏迷的谢玄了。

大殿冷冷清清的,内中陈设多为乌木质地,就连地面也是有着水墨风韵的灰晶石铺就,使得整座宫殿气氛偏向肃穆和沉闷。

凤瑾独自一人立在殿中,榻前墨玉珠帘清脆悦耳,使得榻上之人容貌隐约,倒显得她茕茕孑立了。

凤瑾很谨慎的环顾了下四周,迅速迈着步子朝凤榻走去。

玄卫们都被谢玄驱散到了殿外,听着屋内急促的脚步声,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胸中愤怒无以复加,恨不得破门而入,将那残暴女帝就地处死。

是的,所有人都觉得凤瑾会对谢玄不利。

她的喜怒无常,残暴不仁早已深入人心。

只是……

凤瑾慌张四顾,生怕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还藏着刺客,想要趁她不备来个暗箭伤人。

虽然谢玄昏迷了,他的身边仍然是最安全的,因为就算他没法反击,那些喜欢躲在犄角旮旯的暗卫们总不会看着自家统领大人出事吧!

凤瑾拎了花窗下的绣凳就往床榻方向跑去,而后将凳子紧紧的挨在榻边,全神贯注而又谨小慎微的趴在床沿上。

要不是觉得有些不妥当,更担心吓着小媳妇儿性子的谢玄,她早藏床里头去了!

趴着趴着,思绪就飘了。

谢玄曾不止一次的希望醒不过来,一觉睡下去多好,那样就不用再看着那张熟悉至极却又陌生至极的脸,尤其是那阴鸷冰冷而满是戏谑的目光。

从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使命,他也从未奢望过什么,只知道要当好大皇女的影子,要当大皇女手中的利剑,为她扫平一切障碍,陪着她守护大禹王朝的江山。

她曾是古往今来最仁慈也是最果决的储君,她的身上,有着千古一帝的气势,他为自己能拥有守护这样的人的使命引以为傲。

却不曾想,变故来得那么突然。

景和四年,八月十二日,大禹王朝新君凤瑾及笄之日,他照例护卫凤瑾前往归云山祭拜先帝,到归云山后依令在山下等候,待她从山上下来,什么都变了。

谢玄身在一片混沌之中,四周翻涌着多年来凤瑾的讥讽模样,那一声声讥诮,那一句句嘲弄,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谢玄只能忍住羞愤和难堪,拼命的挥舞着双手想要驱散周围的一切,却猛然撞进了一双澄澈明亮,怔愣迷茫的眸子。

凤瑾正趴在床边研究这个有血有肉的纸片人,脑子里不受控制的给他加了一百零八出好戏,哪里想得到刚还眉头紧拧、面色惨白、昏迷不醒的人,忽然就用极为夸张的动作挣扎着坐了起来。

凤瑾一瞬间的呆愣过后,便只剩下尴尬。

“你……你还好吧?”

谢玄没有应声,缓缓收回了目光,低垂着头颅,像是关闭了对外界的感知。

凤瑾觉得更尴尬了,咳嗽两声,问道:“喂,忠犬,你感觉如何?”

她还未完全从自己那戏剧性的个人世界里抽离出来。

忠犬,这是她一开始对谢玄的定位,亦是她给谢玄贴的标签。

谢玄犹疑的看了她一眼,眉间是抹不去的冷清。

他就像神魂出窍,整个人只剩下一具机械的躯壳。

凤瑾骨碌转着眼睛,重新组织着语言:“我是说……咳,朕是想问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再叫太医瞧瞧?”

她殷切火热的目光看得谢玄心里直发毛,谢玄仔细审视了下所处的环境,雪云纱的床幔与绣着祥云的东华锦软被变成了尖锐的长针扎进了他的眼里和心里。

他瞳孔一缩,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带着隐约的颤动,而后敛眸垂首,待重新抬起的时候已是一副低眉顺眼谦卑有礼的下属模样。

“陛下皇恩浩荡,奴才心中惶恐。”

说着,便虚弱的挣扎着要下床。

凤瑾怎会让他如意,他现在重病在身,要是不好好将养,有个好歹怎么办?她还指望着他保自己安全呢!

凤瑾换上一脸的温柔笑意,强硬的将起身的谢玄一把按了回去。

“不用惶恐,我,咳,朕又不会吃了你。”

她还是不怎么习惯用“朕”来自称。

纵然谢玄认为凤瑾像往常一样折辱于他,心觉难堪,却没办法违拗她的命令。

主子的命令不可违背,这既是大禹律例,也是主仆契的苛求。

谢玄听命坐了回去,眉间神色越加晦暗,面上也多了悲情。

看着他这般顺从乖巧的模样,凤瑾不由得想到了憨憨的小土狗,也是这般听话和呆傻。心中激动之情猛然升起,再次给他编排了无数的好戏。

“来,谢大人,咱先把药喝了。”

凤瑾命人将放得温热的汤药盛了上来,亲自取出喂到了谢玄的嘴边。

她看着谢玄的眸光越发爱怜,就像是看着……自家儿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