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时医到 第四章 现代医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吉时医到小说简介

《吉时医到》是作者云霓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帐幔那边的秋桐也很紧张地攥起了衣角。郎中看了看程妈妈,这才答话,“是府上意外发现的早,现在的还不能够明确的。”就给郎中这样诊病,程妈妈向大太太禀告,事情又会发展中到什么地步?杨茉再也没有不想那种宰割安排好,难以掌控的感觉。这样思忖,杨茉突然间想起一个人,“保合郎中看了看程妈妈,这才回话,“是府上发现的早,现在还不能明确。”。...

吉时医到小说-第四章 现代医术全文阅读

帷帐那边的秋桐也紧张地攥起了衣角。

郎中看了看程妈妈,这才回话,“是府上发现的早,现在还不能明确。”

就让郎中这样开方,程妈妈向大太太禀告,事情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杨茉再也不想要那种任人安排,无法掌控的感觉。

这样思量,杨茉忽然想到一个人,“保合堂的白老先生给秋桐看过脉。”

保合堂是杨家最早在京中开的药铺,一直都由白老先生坐堂、管事,白先生年纪大了退避归隐,祖母才换了管事,现如今保合堂被查封了,可是白老先生的医名还在,京中的郎中不乏白老先生的弟子,父亲就说过白老先生脾气执拗,却心正耿直,仁心妙手不图名利,父亲小时候听过白老先生传药经,就是因为没有这份淡泊之心,父亲才没有继承祖业,而是走上仕途。

祖母有旧疾,白老先生因敬服祖父,就算不在京中也会年年上京为祖父上香。杨家在京中药铺生意越做越大,郎中、先生经常出入家门,可回想起来,让杨茉信任的人只有白老先生。

秋桐没有在杨家发过疹子,祖母也不会让白老先生屈尊给秋桐诊脉,现在她说出来,不但是为了震慑眼前这个郎中,还因为白老先生已经隐居,常家无从询问,即便旁人佐证,她的谎言也不能完全拆破。

那郎中果然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在高门大屋中进出,最要紧的就是管住这张嘴,主子问的才答,一句话不能多说,否则就会惹火上身,可是想到保合堂的白尊老先生,仰慕、尊崇之心油然而生,能在同一个患者身上,听到白老先生从前如何辩症,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当下也顾不得别的,忙问道:“小姐赎罪,不知白老先生如何诊此症。”

如何诊此症……简单几个字,就是已经相信秋桐从前也有过这样的病症。

权利重新回到她手上。

杨茉稳住心神,仔细搜罗着合适的言辞,“麻病身热,小儿常见,先见耳、颈、面,后到胸、背、腹部,最后四肢出现疹团,为玫瑰色斑疹,指压可退色。风疹如是,为粉红色小疹,出疹处与麻病相反,多发于胸背腹部,四肢较少。水痘,多由咳嗽、发热而起,先为丘疹耳后变成疱疹。痘症是恶性起病,来势汹汹,皆由恶寒起病……”

听到杨茉的话,郎中的手抖起来,玫瑰色斑疹,指压可退色……粉红色小疹,这些辩症之法他闻所未闻。

所有的疹病,光从外观上短短几句话就已经区分开来,如何用得着几位郎中就脉案辩症会诊,不愧是白老先生。

“秋桐这病既没有身热,又是局限在几处出现,且大小、形态不一,皆为碰触异物所致,不同于常见几种疹病,白老先生说只需换干净衣物、被褥,不再碰触异物,用清热……利湿,祛风止痒的药方,疹团自行消失。”

郎中仔细记着杨茉的话,生怕忘记,好半天才一揖拜下去,“今日听得白老先生的脉论,学生受用不尽。”

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杨茉道:“只因为我让秋桐磨香料才会发疹,所以白老先生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依先生看,秋桐的病和上次可相同?”

郎中不敢怠慢又将疹子的形态问了婆子一遍,婆子仔细查看一一对答,旁边的程妈妈不时地看屏风后的杨大小姐。

都说杨大小姐不通药性,却能将这些记得清楚,转念想想也并非没有可能,到底是杏林世家,耳听目染自然也会懂得一些。

郎中问清楚这才道:“在下来看仍是旧疾。”

杨茉追问,“是否用白老先生的方子即可?”

郎中一脸恭敬,“自然再好不过,任谁都难敌老先生。”

杨茉站起身来,心中豁然开朗,这是到了古代,第一次让她感觉到舒畅,“那就劳烦先生开一剂药方。”

郎中又再三谢白老先生,这才去旁边开了方子交给程妈妈。

郎中出了门,杨茉从屏风后走出来,向程妈妈行了礼,“劳烦妈妈了。”

程妈妈笑容可掬,“小姐这是哪里的话,都是奴婢该尽的本分,”说着看向秋桐,“虽说这是秋桐姑娘的旧疾,可还是小心点才好,小姐大病初愈身体还虚着……”

程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她也不好再驳斥,“让人将耳房收拾出来,秋桐过去住两日,等疹病消了再进屋伺候。”

杨大小姐病这三年和从前可是大不一样了,好像多了不少主见。程妈妈道:“那就照小姐安排的来办。”

秋桐看着挡在她前面的小姐,羸弱的身体直直地站在那里,仿佛无论如何也不会动摇半分,不由地眼睛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耳房设了床榻,杨茉吩咐春和,“换一套新的被褥。”

春和应了一声忙去安排。

到了晚间秋桐身上的疹子已经消了不少,秋桐笑着将袖子拉开给杨茉看,“多亏小姐,奴婢的病才好了。”

没想到郎中的中药这样好用,若是在现代就要是抗过敏的药物,现在用中药依旧能达到这个效果。

左右没人,秋桐低声道:“小姐什么时候学了医术。”

杨茉兰是没有,她则是在几百年后的医学院毕业,读研究生、进修,还因为陈东下基层求前途的原因挪过好几家医院,陈东有了外心之后,她干脆去援藏,就是在那几年,她的心情豁然开朗。

背叛、辜负,想想不值一提。

援藏时医疗设备也不齐全,她跟着当地的郎中学了不少草药药理,这也算是陈东和小三给她留下的一笔最大的财富。

“我没学多少,不过在祖母那里耳听目染,父亲也教我一些,只不过那时候我不在意罢了。”

说到这里,杨茉看向秋桐,“你小时候得过的病症都有谁知晓?”秋桐这病起的急,又偏偏在她刚醒来之后,好像是故意让她身边少了人帮衬,常家就是这样对付杨茉兰,将她扔在小小的院落里,不声不响地活着,所以常亦宁的赐婚才会进行的那么顺畅。****************感谢无忧103同学的蛋糕,感谢小家人,闲散宅女的声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