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时医到 第三章 救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吉时医到小说简介

《吉时医到》是作者云霓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秋桐低下头坐在炕上,望着生了疹子的手腕,听哥哥说她小时候生过几次疹子,进杨府的时候,老子、娘深怕杨家会切记她,不刻意刻意隐瞒了这件事。她获知后,深怕有一天会旧病复发,始终小心翼翼地在乎着,谁料想到明明进了常家却主动发起了疹病。得了这种病常家定会将她挪出“秋桐……”。...

吉时医到小说-第三章 救人全文阅读

秋桐低头坐在炕上,看着生了疹子的手腕,听哥哥说她小时候生过几次疹子,进杨府的时候,老子、娘生怕杨家会不要她,刻意隐瞒了这件事。她知晓之后,生怕有一天会旧病复发,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意着,谁料到偏偏进了常家却发起了疹病。得了这种病常家定会将她挪出府去,没了差事她并不害怕,她担心的是小姐,小姐在常家无依无靠,她再也不能帮衬。

“秋桐……”

清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秋桐这才望过去。

眼前是一张清秀的脸,目光中都是对她的关切,有些稚嫩的眼睛里闪烁着稳重、缜密的神色,好半天秋桐才反应过来,叫她的是大小姐。

杨茉看向秋桐的手腕,“还有哪里起疹子了,让我一并看看。”

“小姐,”秋桐只觉得心口一堵,悲伤一下子化开来,“都是我不好,早知道让春华跟着……我就跟着兄嫂回去……这样就不会连累小姐。”

从前杨茉兰只知秋桐脾气急躁,却没发觉她这样忠心护主,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心想着主子的处境。

现在不是悲秋的时候,杨茉伸手握住秋桐,语调尽量缓慢,“一会儿常家的郎中就来了,让我先看了,心里好有个思量,快,别耽搁时间。”

细嫩的小手拉开她的衣袖,秋桐下意识地要缩手,疹病会过人,听说她得了疹子,屋子里所有人一下子走了干净。

小姐胆子最小,遇到事只会躲在老夫人身后,现在听说她病了,不但来到她屋里,还仔细查看她的疹子……眼前的小姐明明和从前没有两样,却……又那么的不同,想到这里,秋桐回过神来,“还有耳后……”刚才管事妈妈来问,她都瞒着。

秋桐低下头,杨茉仔细看过去。

耳后和手腕上都起了大小不等,不规则的包团,最大的一个如成人指甲般,明显隆肿于正常的皮肤,是疹子没错,重要的是,是什么疹子。

杨茉伸出手来捏,长了疹子的皮肤像橘子皮一样皱起来,“痒不痒?你有没有抓过?”

秋桐颌首,“开始没有在意,就是觉得痒才抓了几下……就起了疹子。”

杨茉转头吩咐春和,“将窗子打开。”

春和应了一声,忙去撑开雕葵花的窗子,外面议论的声音也顺着窗缝透进来。

“等她挪出去就将被褥都换了……”

“容婶家的小七就是起了疹子没的。”

“你们瞧见,密密麻麻的一片……”

春和咳嗽一声,那些声音戛然而止。

杨茉拉起秋桐的手腕对着光仔细看,明显能看到上面条形抓纹已经肿起。

疹团出现的突然,剧烈的瘙痒感,皮肤划痕症阳性,旁边还有些小米粒大小的水泡除了耳后和手腕,其他地方没有异常,是荨麻疹伴皮肤过敏。

因为是裸露的皮肤上才有,应该接触了什么的东西造成的。

秋桐昨晚还没事,今早起床就起了疹子……杨茉将目光落在丫鬟休息的炕上,“秋桐,你用的被褥有没有换过?”来常家这么久了才过敏,定然是突然换了用的东西。

秋桐摇头,“没有换过,一直都是管事妈妈分发下来的。”

那就奇怪了,杨茉看向窗外,常家还没有带郎中过来,“你仔细想想,今天和往常有什么不同,特别是用的东西……”

秋桐仔细思量,片刻肯定地摇头,想到这里去炕柜里将被褥搬出来。

不是被褥,秋桐过敏的地方,都不是被褥才能碰触到的。单单是耳后和手腕,杨茉伸出手来比划,是枕头。

秋桐也恰好想到这个,转身要将枕头拿出来,杨茉忙看向春和,“还是你帮秋桐拿。”既然会过敏,还是少碰触才好。

春和将枕头递过来,杨茉才要接,秋桐立即变了脸,“小姐别碰……若是有事……”

秋桐会过敏不代表别人就会,杨茉摇摇头,将枕头拿在手里,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凑在鼻端闻,会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这是什么?

杨茉还没想出究竟,已经看到院子里的程妈妈和郎中。

程妈妈快走几步进了屋,见到杨茉脸色也变了,“这可怎么得了,是要过上病气的,”说着吩咐身边的小丫鬟,“快,将小姐送回去。”

丫鬟才上前,杨茉先一步坐在旁边的锦杌上,“妈妈不用担心,秋桐的疹子不是第一次了,从前在家里就有过,和这个一模一样,家中的郎中说只要换换衣服,养几日就好了。”她装作不在意的模样,程妈妈才能信她的话。

程妈妈眉心的紧张化开些,看着杨茉有些惊讶。

杨茉眼睛也不躲闪道:“劳烦妈妈了,从前在家里是常有的事,现在大家不知晓才会还害怕。”

程妈妈缓过神来,脸上都是笑容,“旁人也就罢了,遣去别的院子里将养,秋桐姑娘是小姐身边的人,这可怠慢不得的,还是小心些。”

说着吩咐身边的两个婆子,“去内间里仔细看看,都哪里生了疹。”

两个婆子应一声,带着秋桐去内间。

程妈妈笑着向杨茉躬身,“这里有奴婢在,小姐回去听消息,”

杨茉听得这话起身就要带着春和出去,走到门口看到院子里站着的郎中却又退回来,“既然已经来了,我还是听听郎中怎么说,秋桐都是帮我磨香料才落了这个病,若是能治,我也好放心。”走出门口又走回来,她就是要程妈妈知晓,她不是开始就抱定主意留下来,让人知晓她提前谋划,会被认为心机太重。

程妈妈不好再说什么,毕竟是杨家小姐,现在谁都要谨慎地伺候着,往后如何还要看老夫人、大太太的意思,只得让人支开屏风,伺候杨茉在锦杌上坐下,然后拉起帷帐,让郎中隔着帷帐给秋桐看脉。

杨茉仔细地看向诊脉的郎中,她在现代是内科医生,遇到身上起了疹子的病人都要面诊,这样才能根据疹子的部位、大小、形状辨别出属于哪种。

秋桐得的是急疹,脉象上又会有什么改变?

郎中低声询问,“可有什么症状?”

旁边的婆子答话,“只是有疹,不见有热。”

郎中收回手向程妈妈禀告,“需开健脾除湿汤,疹除则已,不除就要小心防范。”

郎中说的小心防范,就是要将人挪出园子,有了这句话,为了谨慎起见,现在就回将秋桐带去南院的鹿顶房子,从前秋桐就是在南院养着,没想到疹子越出越多,竟低热起来才出了府。

程妈妈忙请郎中开药方。

杨茉看向旁边的春和,春和攥起帕子问道:“小姐问,是什么疹子?”说完不安地看向杨茉。

杨茉轻轻颌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