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 第4章 催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小说简介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是作者生如蚁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爸不懂那些什么型号,深入研究好日子都大啦,正好茶铺里有个客人是搞电脑的,你爸托他给挑的。”舒岚把第二大块的蛋糕装盘后放在萧亦风面前。“谢谢您爸爸妈妈!”还未脱掉稚气未脱的少年笑得明眸皓齿。萧亦风从手机里抬眼,嚯,他爹还啊不舍得,想当初他上大学的时“谢谢爸爸妈妈!”还未脱去稚气的少年笑得明眸皓齿。。...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小说-第4章 催婚全文阅读

“你爸不懂那些什么型号,研究到头都大啦,正好茶铺里有个客人是搞电脑的,你爸托他给挑的。”舒岚把第二大块的蛋糕装盘后放到萧亦风面前。

“谢谢爸爸妈妈!”还未脱去稚气的少年笑得明眸皓齿。

萧亦风从手机里抬起眼,嚯,他爹还真是舍得,想当年他上大学的时候,萧青山只给了他一部老人机,只能发短信打电话。

父母疼爱这个比他小十三岁的弟弟他早就知道,可他时不时还是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阴阳怪气地啧啧啧了好几声,萧亦风正准备开始享用蛋糕,猝不及防又被点了名。

“亦风,你没有准备礼物吗?”舒岚瞪他一眼。

萧亦风终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囫囵吞下一大口蛋糕,才站起身走去客厅,回来时在亲弟弟面前放下一大黑塑料袋子。

“送的什么东西啊,怎么用垃圾袋装啊?”舒岚皱了皱眉,扒拉开那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塑料袋。

“对对对,我送的就是垃圾,不要就还给我呗。”

萧亦风抬着杠,坐回自己位置上继续吃剩下的蛋糕,嗯,这家蛋糕还可以啊,不会过甜过腻,奶油口感刚刚好,等过几天余曼飞回来时也订给她吃吧。

垃圾袋刚打开一角,萧则辰又睁大眼睛,惊讶道:“哥,你真的买了?!”

斜睨了他一眼,萧亦风声音懒散:“嗯哼。”

“我的天啊……谢谢哥!”

萧则辰赶紧从舒岚手里接过银灰色纸盒,包装封口下的一片纯黑色块上印着一部白线条相机,左上角是如血一般的小红圆点。

徕卡Q typ116,他不过是在朋友圈转发过一次开箱评测而已。呜,他有些感动了,亲哥果然还是亲哥啊。

“相机啊?很贵的吗?”萧青山背着手站在萧则辰身后,看他哆嗦着手开箱。

“嗯!比爸你的礼物贵一倍!”

“哇塞,你哥今年怎么对你那么好?”萧青山摸了摸下巴。

“切,你也不想想前几年他送了什么,也就发了个微信红包意思意思一下,有一年居然还提了盒过期月饼过来!”

舒岚嘴上嫌弃,可还是把多余的蛋糕拨多了一块给萧亦风,她这个大儿子糙得要命,就爱吃甜食这点还稍微精致一些,但又好像娘了一些。

“全画幅的机子先玩玩吧,如果之后真想碰单反,再来我工作室挑部机子试试看。”萧亦风没抬头。

“好!”萧则辰已经小心翼翼地从防护海绵里取出相机,捧在手心里爱不释手。

“对了,哥,我学校报道那天,你陪我去吧?”

“你把时间发我吧,我得看看那天有没有工作。”

“好哦。”

吃了甜的自然得喝点茶解腻。

客厅家具为器型端方的红木系列组合,萧青山的喜好常年不改,只是明式直棂围子上搭着两三个炫彩民族风刺绣靠垫,整体风格有些跳脱。

靠垫的绣花局部脱了线,是好些年前他和舒岚去云南旅游时舒岚带回来的。

茶几的电磁炉上,不锈钢水壶盖微微跳动,热烟成形,从细嘴壶口袅袅而起。

指腹捻起茶米,纳入白瓷茶碗,高悬的滚汤于碗口绕圈倒入,刮走浮起的茶沫,第一遍茶水洗杯,再一次注入沸水,循环斟入茶杯,至茶汤将尽时,再点滴分注进杯中。

功夫茶过程繁复,可萧亦风没什么品茶的心思,萧青山给他再好的茶也是一口闷。

萧亦风正回复着老伙伴们今晚的酒局安排,突然怀里被舒岚丢进了一包什么,透明塑料袋装着红彤彤的布料。

“什么啊?”他还没解开袋子,一整包鼓鼓囊囊在手里掂了掂。

“我请素年大师给你算了,你今年时运不济,我今早在菜市场看到有红内裤,就给你买了一打,辟邪。”

舒岚手叉着腰,脸色无比严肃,“对了,素年大师还说,你如果明年再不成婚,之后就会孤、老、终、死。”

萧亦风逃了,舒岚一旦催起婚来他就没法待在家里。

他晃悠着刚刚装礼物的黑垃圾袋,往巷子最深处的露天停车场走,他的“小老婆”停在那。

袋子里头装着那一沓红内裤,还有从他妈妈储物柜里顺来的洗衣液。

飞蛾在昏黄的路灯下扑腾,他走进停车场内,鞋底踩在砂石地上咔嚓作响。

看车场的阿伯正躺在门卫室门口的躺椅上,身旁的老木头凳子上搁着小小的黑色收音机,阿伯摇头晃脑,跟着收音机里飘出的戏曲嗯嗯啊啊哼唱着。

萧亦风掏出烟盒,抽出一根丢给阿伯。

阿伯坐起身,把烟挂在右耳上,笑着开口:“怎么才来那么一会儿就要走了?你妈又催你结婚了?”

“对啊,有哪次不催的?”萧亦风掏出手机往门卫室窗口贴着的二维码一扫,付了五块钱停车费。

“哎,你妈也是盼了好多年,你看老邻居里面跟你差不多一样大的小孩,有哪个跟你一样整天吊儿郎当的,个个都结婚成家了。”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谈什么结婚呢。”萧亦风给自己点了支烟,对阿伯扬扬手,“走啦。”

萧亦风的KTM790 DUKE改装了颜色,他嫌原车身的橙色太抢眼了,改成磨砂黑拼橘色迷彩,轮胎也换了,火橙色的轮毂似在冥河上燃烧的鬼火圈。

他把垃圾袋挂到左把手上,长腿一跨坐上黑色坐垫,右脚踩地,左脚往后一勾踢开边撑。

插上钥匙启动,突起的引擎声盖住在空旷停车场上空回荡的戏曲声。

嘴里的烟还没抽完,他也不急,李驰他们约的是十点半,他现在回家放下东西,还能看会儿电视再出门。

他俯身握住车把,右手转了转,如战鼓般的声浪瞬间轰起。

狭长的双眸微眯,侧脸啐开还剩一截的香烟,烟蒂落地时依然带着细微火光。

细碎火星在砂石上弹起,机车也如光剑出鞘。

阿伯还没来得及骂他怎么又不带头盔,萧亦风已经驶出老远,只能看到那台怪兽的尾灯在黑暗中溅出火红光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