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 第3章 遗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小说简介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是作者生如蚁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夏依回去时了快到早上十点,但是有殡葬公司和顾妍工作室的阿姨姐姐们帮着,但是亲属方一直仅有她一个人,也真把她忙得晕头转向,连饭都没吃一口,连躲入角落里舔舐伤口的空隙都也没。她小心翼翼地把泛着冷冽光芒的骨灰坛放在餐桌上,说了声,妈妈我们回去她小心翼翼地把泛着清冷光芒的骨灰坛放到餐桌上,说了声,妈妈我们回家啦。。...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小说-第3章 遗愿全文阅读

夏依回到家时已经快到晚上十点,虽然有殡葬公司和顾妍工作室的阿姨姐姐们帮忙,可是亲属方始终只有她一个人,着实把她忙得晕头转向,连饭都没吃一口,连躲进角落里舔舐伤口的空隙都没有。

她小心翼翼地把泛着清冷光芒的骨灰坛放到餐桌上,说了声,妈妈我们回家啦。

本来还有跨火盆、洗柚子叶水等等步骤,夏依全部省略了,对她来说,这不是什么晦气的事。

她解开麻花辫,发丝有了形状记忆没有立刻散开,她一边抓散头发一边走向浴室,米白色的拖鞋在光亮的木地板上轻踩而过。

小雏菊发夹安置在白瓷洗手台上,黑裙和白袜褪下后安静躺在洗衣篮深处,还有素净无花的内衣。

氤氲而起的雾气湿了眼,当一切真的尘归尘土归土,夏依还是忍不住再哭了一次,泪水混着热水被下水道无情吞噬。

明明七月中旬妈妈还带她去了意大利,说是庆祝她终于从十二年应试教育中解脱。

“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既然你已经读完书了,那我们就去旅行吧。”

在圣三一教堂下晒太阳背罗马假日的台词,被几个意大利少年搭讪,在布拉诺岛数着房子们究竟有多少种颜色,在米兰大运河边挑中了枚钟意的古董胸针……

明明31日晚上两人还一起吃了饭,因为那天收到了S大录取通知书。

而几个小时后,她却见到了躺在太平间的妈妈。

“……为了躲避闯红灯的行人……撞上电线杆……送来医院的路上,人就已经不行了……”警官的话断断续续钻进她耳内。

夏依拨了夏峻在非洲的电话号码,不通,不通,永远都是不通。

自从父母离婚之后,她没有再和夏家的老人,也就是她的爷爷奶奶有过联系,她知道,爷爷奶奶一直都不喜欢她和母亲,而且他们两老人在澳洲,她也联系不上。

夏依连叹气的声音都夹着颤抖,不再理会她的亲生父亲这次又得消失多久,很快在手机里查到了家殡葬公司委托其全程处理后事。

她伸手抹开镜子上白茫茫的水汽,看着镜子里鼻尖眼角都红透了的自己,加油吧夏依,她给自己打了打气。

少女套上珍珠白的灯笼袖绸面睡裙后,提着洗衣篮走至阳台,将衣服分别装进相应的洗衣袋里,再放进洗衣机内。

内衣是手洗,仿佛茉莉花在她指间盛开,悠悠香气飘进没有星辰的夜里。

一个人的屋子格外寂静,可夏依早已习惯了这份独处,母亲在世时也并非每天都在家里,她高中读的是寄宿学校,只有周末回家一趟,有的时候不巧碰上顾妍出国,得有一两个周末没法见到她。

手机连上餐边柜上的蓝牙音响,随机播放着她常听的老歌歌单,有些年代感的旋律和女声很快飘出,她跟着比自己年龄大一轮的音符轻声哼唱。

她走进厨房,冰箱里还装着她早上多做的半碗沙拉,她拿起油醋汁在玻璃碗里淋了几圈,放上银叉捧到餐桌。

“妈妈,我吃饭咯。”她对着骨灰坛说道。

几个月前有人挑起了“顾妍快点去死”的话题,听说公众号后台每天都有数之不尽的恶意辱骂,于是顾妍真的写了篇文《如果当我死去》来回呛喷子们。

顾妍写了一个她所期望的葬礼,要有A先生到Z先生都前来吊唁的葬礼,要大家不痛哭流涕的葬礼,要她女儿写一千字致辞的葬礼。

顾妍还写了,她希望火化后能够海葬,最好是S市的海。

妈妈前面的遗愿她都尽量做到了,就剩下海葬。

夏依的脑海里闪过早上在殡仪馆走廊里发生的事,唔,自己真是沉不住气,尽管有想过他这么早起床应该会有些低血糖,提前在口袋里准备了巧克力,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他怎么突然剪成寸头了呀?之前的长度不是还能扎起个小辫子吗?

夏依挠了挠右手掌心,今天递糖时萧亦风的指尖在她掌心轻轻划过,她似乎还能记住那时的触感,像被春日里爬出湿土的蚂蚁啃了一口,酥酥麻麻的。

S市吗?那她可以再麻烦他一下下吗?

*

“……黑皮波斯得吐油~黑皮波斯得吐则辰~黑皮……”

舒岚夹杂着些许S市口音的生日歌在烛光摇曳和掌声中欢快地飘荡。

萧亦风被迫戴上买蛋糕时送的小尖礼帽,不情不愿地海狗式鼓掌,竭力抑制着自己的白眼不要往后翻。

舒岚关了餐厅里的灯,只剩若干红黄光斑在一室昏暗里闪烁跃动,萧家使用年份最长的红木餐桌上,搁着被十八根蜡烛挤得快看不清原本面貌的奶油蛋糕。

成堆烛火带起的热气,使萧则辰清秀帅气的年轻脸庞变得朦胧迷幻,他闭着眼,等母亲唱完生日歌后才睁开眼。

他倒吸一口气,嘟着嘴吹蜡烛,一次没能吹完,他又鼓了气再吹一次。

“我们家的则辰十八岁,是个小伙子咯。”在旁边默默拍掌的萧青山走去把餐厅的灯打开。

“是啊,不知不觉就过去十八年了……”舒岚不知想起什么,有着细纹的眼角溢出泪花,似蛋糕上未干的烛泪滑进蜡烛身上起伏的沟壑里。

萧亦风把滑稽的帽子摘下,掏出手机看起短短几分钟里已经多达五十几条的未查看信息。

两老每年都要伤春悲秋一次,他对母亲的伤感早已麻木。

萧青山走回卧室里拿出藏了好多天的礼物,沉甸甸一个大白盒子,黑色苹果标志很是醒目。

回到餐厅时舒岚已经把蛋糕切好正往纸盘上装,最大的那一块,自然是给萧则辰的。

他把礼物递给萧则辰,“来,今年的礼物,也是恭喜你上大学的礼物。”

萧则辰眼睛一亮,语气里有掩不住的喜悦:“哇!谢谢爸爸!”

Macbook pro,他之前只是和爸妈提起过一次自己喜欢,没料到他们真的会买给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